六库全书 > 武侠修真 > 仙蟾 > 第一章 仙宗野道 长生无凭

第一章 仙宗野道 长生无凭(1 / 1)

黄龙洲,积云山。

赤霞观。

高悬千丈碧崖之上的洞府中,王则从静坐中醒来,张口一吞,便将萦绕在他身周的金白雾气,通通纳入了口鼻之中。

然而片刻之后,他却面色憋红,发出了一阵剧烈无比的咳嗽。

他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从中倒出一枚逸散药香的黑色丹丸服下,方才抑住了胸口塞痛。

半晌,王则平缓气息,不由叹道:“这白阳剑诀,只从名字上看,倒是似模似样。粗粗一见,少不得让人误以为是什么玄门正宗剑诀,实际却不过是一部旁门小术。好勇斗狠威能有余,炼气长生却不足凭。”

“而且此法隐患不小,我精炼这一口肺金剑气二十余载,肺腑已损。虽有赵元所赐吐纳之术养炼元气,又吞服仙芝丸补益脏腑,依旧入不敷出。若是再炼上几年,根基损坏,仙路便是断了。”

“可凭我出身,如今能在这积云山上修行,已经是耗费半生努力。正法传承,谈何容易?”

想到自身处境,王则情绪有些低沉。

“穿越者又能如何,或许还不如此世碌碌凡民,至少不会多这一份野望。求而不得,平添苦恼。”

只这一番话,不难知道王则几分特殊来历。

正如他自己所言,他乃是一个穿越客,前世本来生活在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因为一个意外,莫名来到这个世界。

投胎就舍之后,便自婴儿开始长成。

少年时混迹江湖,修成几分武功,便四方闯荡。打破胎中之谜后,听闻世间有仙,便又各处求仙。幸得仙家秘术,终是炼成一手旁门飞剑小术。

后来因为这一手本事,得玄门世家赵家看重,招入门中。

正逢赵家二公子赵元,得家族帮助,入浮鼎宗修行。成了浮鼎宗三大外院,赤霞观的记名弟子。

王则便以护卫的身份,跟着来到了这赤霞观生活。

他能以贫民子弟身份,混到如今地步,除了几分运气之外,更多还是穿越者对长生仙路的野望支撑。

即至来到赤霞观之前,王则都还是比较自信的。

自认为身为穿越者,总归是有一定的气数。做不了一个弄潮儿,总也能求个长生。

可是到了赤霞观之后,王则才知道此世修行之难。

别的就不说了,法门传承,获取便是不易。

不是玄门世家出身,又没有强大根骨资质,连赤霞观记名弟子都做不成,自然谈不上修行浮鼎宗正法了。

“空想无益,我能混到如今地步,也多是机缘巧合。或许未来能有破局之机,也未可知。”王则摇了摇头。

他自然也明白这只是自我安慰,但此时却也只能如此了。

转回头,王则放下种种杂念,想起了正事。

“仙芝丸已经不足了,距离赵家发俸钱,也还有一段时日。没有新的赚钱门路之前,陆镜生给的活计,尚不能断。”

王则在积云山生活,吃穿用度都是有赵家给养,这点倒是不缺。

但他修炼白阳剑诀所需要的资源却十分耗钱。

前些年还好,他年纪不算多大,身强力壮,能抵得住修炼剑诀所带来的那点损害。

所需也只是修炼剑诀时消耗的金铁之物。

可随着年纪渐长,以及肺腑之中白阳剑气愈发精深,他便也愈发需要更多的资源补养身体。

自然也就缺钱了。

近些年来,他便在积云山上受人雇佣,凭几分特殊本事赚些外快,勉强维持自身所需。

这陆镜生,便是他近期的雇主。

按理来说,他是赵元的护卫,这些问题,赵家应该帮忙解决。

但涉及修行,哪怕只是旁门小术带来的资源问题,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赵家虽是玄门世家,但在浮鼎宗治下诸多玄门世家之中,也只是中下层次,在修行界中,算不得如何富裕。

于是当时也只给了王则两个选择。

一是替王则弄来一部适合他如今情况,能给身体带来补益的吐纳法门。至于王则补养身体所需其它资源,则不再提供直接帮助。但允许王则在空闲时候赚外快。

二是每次发俸,都给王则加上一瓶仙芝丸。

很显然,王则选择了前者。

这自然有他的计较,以他的情况,若是日后始终不能等来转机,随着身体的衰弱,赵家并不足以作为依靠。

毕竟若是以后离开了赵家,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薪俸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选择吐纳法,便是日后下了山回归尘世,也能多几分资本。

没有过多胡思乱想。

王则算了算与陆镜生仆从定好的时辰,再次梳理了一番气息之后,便自起身,只背起一柄随身长剑,走出了洞府。

……

王则所居住的洞府,高悬千丈碧崖之上。一是为了清静,二个则是因为在积云山中生活的人实在不少,没那么多好地界供人居住。

浮鼎宗三大外院,赤霞、金霞、紫霞三观,皆在积云山中。

赤霞观下辖诸峰之中,较为适合闭关、出行的洞府,不是一般人能住。

王则一个记名弟子的护卫,甚至都算不上是浮鼎宗之人,能有这么个洞府居住,已经是十分不错了。

他在这碧崖之上,居住已有十余年,早已适应。

甚至因为心中长生野望,也乐得在这仿佛仙家居所的高崖之上修行。

此外左近邻里之中,也有几个与他一般,虽不是浮鼎宗弟子,依旧在积云山中生存的朋友。

所以往日王则生活也不算苦闷,居住此间亦不算为难。

顺着碧崖上连接各处洞壁岩府的狭窄栈道,王则下得山来。

时正秋日,积云诸峰,云山雾绕之中,隐见红枫摇曳,层林尽染。侧耳细听,还能听到山野猿啼之声。正是灵山秀水景象。

耳听幽涧猿啼,遍观漫山红枫,王则略有几分失神。

似这般秋日盛景,他入积云山来,已经看了有十二次了。

只是不知为何,都不如这一次来得更有冲击,仿佛人都变得多愁善感了几分。

“哈,果真是年纪不小了。”

王则摇头失笑,随即却不多看,跃下石栈,飘然踏入了幽林之中。

……

积云山共有十八峰三十六水涧,常年各色云霞缭绕,积云之名由是而得。

其中赤霞、金霞、紫霞三峰,分是三大外院主峰,其名来由,亦与这山中流转的云霞不无关系。

此间修行的道人,每每跨越一峰,便能得见云霞变色,又是一景,说来也别有几分趣味。

第九峰观阳峰所在,立于积云山最东。这里常年日照,消去积云,最是清明。其上被浮鼎宗内院大修士,以神通手段开辟了一处数百丈方圆的岩台。

本是为了方便三大外院有紧急要事召见诸峰弟子之时,有个汇聚之所。

时日久长,却成了各峰道人交易、来往之地。

后来又有脑子灵光的三观弟子,请示内院后,施以手段,建了不少亭台楼室,此地更是热闹了起来。

王则往日替陆镜生做活的地方,便也在这百丈岩中。

……

陆镜生,与王则如今的主家赵元同样,是赤霞观记名弟子。

不过比起赵元入门不过十二年,如今尚且正当年,还有叩开玄关,成为入门弟子的可能。

陆镜生的情况便十分不同了。

此人来到积云山,已有一百多年。

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时,便成了赤霞观记名弟子,可惜一百多年后,依旧没有真正入了浮鼎宗山门。

事实上类似陆镜生这样的人,在积云山中并不少见。

他们多数都是少年时意气风发拜入仙门,历经悠长岁月始终不得叩开玄关,却又不甘心就这么下山浑沌一生的一群人。

拖来拖去,也便成了这积云山中的老人。

说起来,王则第一次在积云山中接触到陆镜生这类人的时候,并无多少感触。

只因那时的他,尚且自信十足。

但如今,却多了不少感慨。

他眼下境况,和陆镜生这类人,又何尝没有几分相似之处呢?

当然,王则并不同情陆镜生。

别看陆镜生百十年纪,玄关未开,仙途渺茫,似乎十分凄凉。

但人家好歹是个赤霞观记名弟子,修过浮鼎宗仙法,而王则连赤霞观记名弟子都不是,仙法封皮都不曾见过。

对比之下,王则根本连可怜人家的资格都没有。

琢磨陆镜生信息的这会儿功夫,王则也已经来到了陆镜生在百丈岩租下的阁楼。

不一会儿,便在阁中见到了一个中年道人。

道人四十来岁年纪,身材粗壮,与王则一般的青布道袍。眉眼普通,气质寻常,若是脱去道袍,便是俗世随处可见的中年汉子。

此人名为陆诚,陆镜生门下仆从。

二人这段时日,因陆镜生对王则的雇佣,来往数次,也算颇为熟稔。

“陆兄,不知今日陆仙师需要王某洗炼什么材料?”王则也不客气,见礼过后,便是开门见山。

这段时日,他受陆镜生雇佣,凭借白阳剑诀之中的秘术,帮着陆镜生洗炼金铁之精,从而换取银货,顺便也修炼自身剑气。

有过几次往来,客套自是不必。

只是当王则开口询问之后,陆诚却没像往常一般取出需要洗炼的材料。

神色一正,竟开口道:“王兄,今日却不必做活,我来时老爷另有吩咐,想请王兄过府一叙,不知王兄是否方便?”

嗯?

王则讶然。

洗炼灵材不过小事,往日也都是陆诚与自己交接,他甚至未曾见过陆镜生本人。

他有些不太明白陆镜生这次为何提出要见自己。

不过多年江湖混迹的经历,以及在这积云山中积累见闻后养成的警惕性子,却让王则本能察觉这里头只怕别有玄机。

——————

古来深山大泽,奇峰幽谷,多半龙蛇伏爪,虎豹栖身。却有那么一种奇人,不同凡类,最爱灵山秀水。彼辈云踪雾隐,高来高去。人见山中神光隐现,道是个仙佛道场,龙虎府藏。竟不知不过是凡人炼得几分本事,驭了遁光,做得个仙家津梁而已。——《魏野异闻·剑侠志》

最新小说: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破阵录 我的遂心如意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