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库全书 > 武侠修真 > 仙蟾 > 第三章 潜鱼在渊 何能化龙(下)

第三章 潜鱼在渊 何能化龙(下)(1 / 1)

实在不怪王则不能淡定。

此前有言,此世仙途之始,是为道基之境,而筑基法门,便是修成道基的必要条件!

只可惜法门难得。

黄龙洲虽大,仙路奠基之法,却也是各家各派秘不外传的根本。

以至于除非修真门派弟子,否则绝难接触到筑基法门。

侥幸有几个能突破道基境界的散人,多半也是气数逆天,得前人遗泽的存在。

王则愿意接受约束,成为赵元的护卫,跟随来到积云山,目的所在,也是一门筑基之法!

只是哪怕王则来到了这仙山之上,比寻常求仙散客多了几分门路,却依旧也没能获得一门筑基法门。

十二载积云山修行,王则心中求仙之念都快熄灭。

而眼下,陆镜生却给出了这么一个许诺,怎么能让他不心神动荡?

不过很快,经历不少的王则,还是冷静了下来。

且不说陆镜生身为赤霞观记名弟子,所修筑基法门乃是赤霞观所传,手中是否存在另外的筑基之法,真假难知。

即便是陆镜生手中真的掌握除了赤霞观道基传承之外的筑基之法。

却又为何与自己做这个交易?

毕竟赤霞法印自有禁制,陆镜生若死,此印非血脉同枝之人不能运用。

陆镜生完全不必要担心别人夺取。

因为便是夺去了也是无用。

其次,即便陆镜生担心出什么意外,也完全可以找他人合作。

别的不说,积云山上三观弟子数百,多数更是出身玄门世家。

陆镜生百十载修行积累,完全可以与这些身份不凡的人做交易,以求保障。

而王则,山野散修,便是留在积云山,也还是托了赵元的福。

陆镜生完全没有必要与自己做这种交易。

似乎是看出了王则的疑虑,陆镜生坐了回去,不知想到了什么,摇头叹道:“老道明白道友心中或有诸多不解,只是个中原因复杂,牵扯不少,眼下却也不好与道友一一解释。”

“道友只需回答,是否愿意与老道做这一番交易便是。”

“此中自有风险,但老道可以保证的是,承接此托,不会有道基境以上的存在来找麻烦。其次,只要道友与我立下道契,老道眼下便能拿出那一部筑基法门,与道友一观。”

“道契在前,道友也不必担心老道坑害与你。”

“当然,道友若是不愿,今日过后,你我只当从未见过。”

王则念头纷乱,不知如何作答,一时之间,楼室之内静默无声。

不过他此时能够确定的是,陆镜生手中确有其它的筑基法门存在,而且也无意坑害与他。

只因陆镜生口中道契,颇有来历。

乃是浮鼎宗为了方便门中弟子与人交易,不被他人坑害所造。

凡是需要与人立下契约的浮鼎宗弟子,可以在门内换取空白道契运用。

空白道契之上,有浮鼎宗洞天奇珍‘照心鉴’印记。印记禁制,可定真幻,能明虚实。

一旦交易双方厘定道契,于契约之上印入精血,契约生效,真假自明。

双方之中,凡有作假之人,逃不过‘照心鉴’神通灭魄荡魂。

陆镜生看到王则沉默不语,似乎为了让王则安心,却从怀中掏出了一部黄皮书册,以及一张瞧着非纸非帛,异常柔顺白皙的白卷来。

那白卷之上,正面能见细密文字,背面则有一枚铜镜模样的青色印记。

赫然正是照心鉴所出道契。

这承载照心鉴印记的白卷,也不是寻常书页,而是一种名为白玉竹的灵根所炼成的灵纸。

白玉竹纸不仅能用在道契之上,也可以用作符纸之用。

积云山三观弟子,除非叩破玄关,迈入元真之境,可以直接修炼某些道术。否则若要与人争斗,或者想以术法洁尘、赶路,都需要借助外物,也即符箓、符器之流。

是以,白玉竹纸在积云山上并不罕见。

王则在积云山修行十二年,自然是见过这灵纸的。

不过更为吸引王则注意力的,不是这一张灵纸,而是那看上去普普通通,没有半点灵韵的黄皮书册。

很显然,这书册便是陆镜生许诺的筑基之法。

王则呼吸急促几分。

不怪他如此。

任谁见到半生所求的长生法门,只怕都难定神。

陆镜生显然很能理解王则的心理,所以对王则的表现并没有丝毫见怪,眼见王则气息平复下来,才继续道:“这一卷筑基法门,名作《子午凝炁诀》,乃是老道早年机缘所得,算不得什么高妙法门,但助人凝成道基,却非难事。”

“道友能炼得强横左道剑气,内功修为不低,所缺不过法门指引罢了,有此法在,筑基不难。”

“筑基功成,增寿不少,道友修行旁门剑诀所得暗伤,也可凭先天元气之力补养回来。日后若得机缘,叩破玄关,修成元真,也未可知。”

听到这话,王则心中一动。

半晌,终究一叹。

事实上就算没有陆镜生画的大饼,他会做出什么选择,其实也已注定。

他年纪已经不小了,虽然不像陆镜生一般寿数将终。但他情况特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能继续追求长生道途的时间,也不多了。

若是放弃了陆镜生所给的机会,说不得再过一段时日,他也得放弃求道,下山混迹。

可若是他甘心放弃长生,这十二年又怎么会愿意以护卫的身份,在这积云山上过清苦日子?

早就下山快活去了。

之所以在此苦熬,还不是为了这一线仙缘?

于是在陆镜生的注视之下,王则有些艰难的点了头,涩声道:“此事,王某应下了。”

陆镜生眼眸亮起,似也是松了口气,道:“道友放心,老道此番只为我那后辈谋划,绝无他心。”

话毕。

陆镜生递过了那一张道契,凝声道:“道契在此,还请道友细查。”

这种时候,王则自然不会含糊,直接接了过来,逐字逐句的仔细浏览起了道契上的契约来。

半晌之后,他长出一口浊气。

他在积云山这些年来,虽说并没有与人签过道契,可见识也还是有的。

因为他主家赵氏,身为玄门世家,平日少不了要做一些修行人的生意。

其中不少生意,便是由赤霞观记名弟子身份在身的赵元主持的。

身为赵元护卫,王则这方面的见识自然不少。

所以对于道契上条款的讲究,他也算有几分心数。再有,他前世便生活在一个法制社会,道契这种东西,换成前世的说法,那便是合同。

哪怕他前世做的并非政法方面工作,也没开过公司,合同这种东西,也是有过签订经验的。

他一番细细浏览下来,并未发现道契上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条款。

包括此前陆镜生所说的那几个保证,比如筑基之法的真假、承接这个委托的风险,这上面也都写了有。

也是看完了这一张道契,王则才大致明白陆镜生找自己做这个委托的原因。

倒不是王则分析能力那么强,能直接通过道契上的条款,就把事情来龙去脉摸索清楚。

而是因为他在查看条款的时候,询问了几个问题,得到了陆镜生细致的解答。

在王则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也不由认同了陆镜生所言‘各中原因十分复杂’的说法。

根据陆镜生的解释,以及王则自己分析出来的一些东西。

此中缘由。

概括之下,大抵是有那么三个主要原因。

其一,陆镜生虽说是要在自己身死之后,泽延血脉,但这血脉,与他出身的家族,关系却不是很大。更具体一些,那就是这血脉确实和陆镜生有关联,可并非陆家子弟。

只因陆镜生选择的赤霞法印继承人,是他与人私生所得的一脉香火。

而陆家的人,都等着陆镜生死后,由家族安排赤霞法印的传承,这和陆镜生的想法当然就不一致。

此外陆镜生将死,陆家那边也早早做了布置。陆镜生若是强唤他那血裔上山,只会打草惊蛇,断了念想。

他委托旁人送这一枚赤霞法印,正是为了确保法印的继承人,是他所选择的那个后裔。

其二。

就是此前王则所疑惑的,陆镜生不找那些个有身份地位的人交易,却偏找自己委托的解释了。

具体原因,是因为赤霞法印虽只能是血脉后人继承,可这里头却存在操作空间。

早年赤霞观中,便发生过这么一桩事。

曾有一位名作的陈同赤霞观记名弟子,在与自己的一位至交好友下山寻觅机缘之时,意外身死山下。

陈同死前,委托好友将赤霞法印交予家族。

谁料他这好友回山之后,回禀宗门,却并未通知陈同家族。反而在暗中寻了一个陈同家族血脉后人,与自己家族的后辈结了亲。

而后一番操作,在自己的家族,弄出了一个身负陈家血脉的后人。

然后陈同这位好友,便把陈同死后所留赤霞法印,让自家这后人炼化了去。

直接是给自己家族增添了一位赤霞观弟子,底蕴又增。

从此事一看,自然也就不难明白陆镜生为什么只找王则帮忙了。

陆镜生若是没有私心,只想把法印带回家族,那还好说。

可他并不想把法印带回家族,只想着让自己想继承的人继承,自然也就不好求助于家族力量,把法印传下去。

而他若是找三观弟子出身,或者是玄门世家之人合作,又很难保证对方不在这里面做些手脚。

对于他们来说,一个给自己家族增添一位赤霞观记名弟子的机会,明显要强过陆镜生能拿出的任何好处。

包括所谓的筑基之法。

毕竟对于玄门世家和山上道脉弟子来说,他们不缺筑基法门,也不差陆镜生这个记名弟子能拿出来的好处。

感兴趣的,只会是陆镜生留下的赤霞法印。

只有王则这个筑基未成,且身后没有家族谋划的散人,才会为了一部筑基法门尽心尽力。

哪怕这种事情并不一定就会发生,对于陆镜生而言,也是能免则免。

至于第三个原因,则与王则自身有关。

也是积云山中似王则这样的没有出身的人不少,陆镜生却直接找来王则的主要原因。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王则实力够强。

不错,别看王则没有身份,在这积云山三观弟子面前,地位卑微。

可实际上修炼了白阳剑诀的他,在积云山中,却算不得弱。

至少除了三观那有数的二三十个元真之境的入门弟子之外,余下数百人,未必就有多少比王则实力更强的存在。

这里的实力,指的是斗战之能。

王则虽未修正法,所炼白阳剑诀也不过是旁门小术。

但所谓有得有失,白阳剑诀无有筑基之功,好勇斗狠却是一绝。

陆镜生通过王则几次洗炼所得的金铁之精,确定了王则左道剑气之精妙,威力之强大。又对王则做过一番打听之后,认可了王则的能力,这也才选择了王则做这个承接委托的人。

说到这里,陆镜生找到王则头上的原因,也已经算是明了了。

王则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一时之间却不知说些什么是好。

他经历不少,在积云山上也待了十二年。可因为身份缘故,要说对浮鼎宗宗门诸事,以及玄门世家之间的那些秘闻有几分了解,却也谈不上。

如今听了陆镜生这一番谋划,难免有些出乎预料。

他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仙门弟子,似乎也并非自己所想象的那般飒然。

“来龙去脉便是如此,老道今行此事,实也是无奈之举。事实上若非寻得道友,知悉道友实力如斯,或许如今也还难下决断。”

“此事虽说没有什么太过超出掌控的危机,不过风险确实也是不少,道友如是觉得还有几分不妥,老道也不强求,只盼莫将今日之事说与旁人听去。”

王则闻言,心下摇头。

陆镜生话虽如此,心中只怕已经料定了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毕竟对于求道不成的不甘心,应该没有人比眼下的陆镜生更有体会。

以他对王则的调查,自然不难明白,王则和他是一类人。

一样执着于长生的人。

“此事王某既已经应下,自然不会反悔。”

王则没有点破陆镜生的心思,而是果断的吐出一缕金白剑气,划破了指头。

随后指尖轻抖,便将一滴精血,打在了道契之上。

随即,将道契递了回去。

谁知老道士比他更干脆,接过之后,不发一语,直接掏出一柄匕首,照葫芦画瓢来了一手。

王则见此,也是愣了一愣。

就在这时,却见完成了滴血的陆镜生笑道:“契约已成。”

王则闻言回过神来,便见陆镜生手中道契,转出两道细微灵光,落入了他与陆镜生各自身躯之中。

他见过道契生效的景象,见灵光入体之后,再没有异象出现,便知道陆镜生在道契上所设条款都是真实不虚。

二人如今所要做的,便是践行契约了。

没等王则说些什么,陆镜生又将那《子午凝炁诀》与道契一并递了过来,道:“老道还要做最后一搏,一月之后,功行不成,身陨于此,道友可来这小楼替我收尸,按照道契所定,完成你我之约。”

“功行若成,此筑基法门便算与道友交个朋友。”

最新小说: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我的遂心如意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我在洪荒搞基建 破阵录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