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库全书 > 武侠修真 > 仙蟾 > 第十三章 蚌中藏女 散修不易

第十三章 蚌中藏女 散修不易(1 / 1)

牵扯到浮鼎宗这等玄门大宗的事情,可非等闲。

这也更让王则好奇几分。

至于三娘子口中‘所知不多’的言辞,他并未真个尽信。

只听她方才所言,便知她与乌道人已在这仙门郡左近经营了几个年头,若说不掌握些许消息,还能在此干等,他却不信。

只不过话虽如此,王则也不好强问。

毕竟双方也是初见,谈不上什么信任,便是心有所问,也强求不得。

“原是如此,某还道多年不至云州,此地修行之事已经如此兴盛了呢。”王则笑笑。

随即转头看了看似乎自觉尴尬,少有话头的乌道人一眼。

又向三娘子问道:“方才乌道友提及白阳教,不知又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这名头我早年在定州却曾打过交道,只是这教派行事不端,定州法坛都已是被人剿灭了去,莫非在云州还是如此兴盛么?”

“道友也知白阳教?”

王则这话一问,三娘子尚未开口,乌道人却来了兴致。

就这老道之前表现,也不知是在白阳教手上吃了什么大亏,只听一个名字,竟也放下那点纠结,与王则搭上话来。

王则颔首,“早年混迹定州,曾与这白阳教之人打过交道,此教之中,颇有一些奇人异士,然行事阴诡,祸害百姓不少,不得我喜。”

“后来此教在定州法坛被人灭去,便也没怎么关注了。”

乌道人激动拍桌道:“这白阳教,哪里只行事阴诡,分明就是强盗一般。”

“道友提及定州白阳教分坛被灭,此事我也知悉,打那之后,云州白阳教本也衰败,左右只是靠着唬弄平民百姓苟存。可却因多年扎根云州,消息灵通。浮鼎宗仙缘一事兴起之后,反到叫他凭着这消息门道,在近些年来招揽了好些个左道修行,竟成了云州不小的左道势力。”

说到这,乌道人愈发愤愤,“此教中人,好些个炼有修家手段的,本也是我等散修出身,入了其门,反倒以势压人,欺辱起我等来了!”

“端的不当人子!”

“不瞒道友,这白阳教此前在指羊江中觅得了一处水府,只因其中颇有些符阵机关,无人能破。便邀左近散修道友,前去助阵,许诺可选其中灵物作为报酬。贫道因有几分符箓手段,便与几位道友应邀前往助拳,本以为是时运到了,该是我的机缘。”

“岂知白阳教之人张狂至极,强盗行径,贫道助他破了那水府符阵,他却背信弃义,随手从水府中捡了件上不得台面的物事与我,便要叫我退去。老道不依,竟还要对我出手。错非老道还有几分手段,只怕都回不得三娘子这里了。”

“那水府虽非什么厉害仙真居所,可想也是什么水妖灵怪所留,颇有些珍贵灵材。只叹老道辛苦破阵,解开个中机关,如今却遭这等对待!”

“怎叫人不气恼耶?!”

说话间,乌道人不知想起了什么。又是站起身来,对着王则一揖,惭愧道:“此前贫道莽撞,实在也是因这白阳教欺人太甚,这才对道友多有冒犯,这里再做赔礼。”

王则罢了罢手。

乌道人见此,这才又从袖中掏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蚌壳来,拍在了桌上。

“此物便是那白阳教所谓的报酬了。”

王则见此,仔细瞧了那蚌壳一眼,倒也看不出什么玄机。

只是乌道人如此愤愤,显然也不是什么当事的灵物。

否则乌道人也不至于如此气愤。

果然。

王则尚未多问。

乌道人便叩了叩那蚌壳,眼见蚌壳微开,露出一指头大小的嫩白少女来。

那少女透过缝隙见了外头王则大脸,登时吓得‘唧唧’乱叫,急忙又将壳子紧紧合上。

乌道人看到这一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愤道:“白阳教欺人太甚,这么一只灵珠都不曾孕有珠女灵蚌,便也拿来打发人,着实不当人子!”

珠女灵蚌?

王则心下摇头,也怪不得乌道人如此了。

这珠女灵蚌,他尚未入积云山时,便有过了解。

此类灵蚌,放在凡俗还是难见灵物的,只是对于修行人来说,却不是什么珍奇。

这蚌生于灵机丰沛的江河之中,颇有几分奇异,内蕴蚌女一只,指头大小,形似皎白少女,模样似人,却无多少灵智。

这蚌女养珠,正常情况下,十来年能得灵珠一枚,常见于旁门修士交易之用。

事实上玄门世家,乃至玄宗仙派之中,也有养育。

个中也有品质好的,炼出了几分精气灵智,能孕育出不差的灵珠。

算是各派修行用作主要交易的货币灵晶石之外的一种补充。

寻常珠女灵蚌,并不少见,便是山下左道修行手中,或多或少也有那么几枚灵珠在手。

或是用来祭炼符器,或是与人交易。

此物说难得也难得,说易得也易得,至少按三娘子所言,乌道人一手制符本事在身,这蚌女灵珠对他来说,应当算不得珍贵。

辛苦筹谋,却只得这一枚灵蚌,也不怪他如此愤愤。

不过王则对乌道人遭遇并无多少兴趣,他只想从二人口中多了解一些云州白阳教现在的情况。

若能再得到一些关于那所谓‘仙缘’的事情,那便更好不过。

熟料不等他再开口询问。

身前正自激愤的乌道人,忽的面色一白,胡须一颤,嘴角竟自溢出一道血线来!

“乌道友这是?”

王则见此,心下讶然。

这老道来时满面风霜,到这店中之后,又是欢脱得紧,他却不曾注意道乌道人伤势在身。

三娘子想也是没料到乌道人伤势在身,面上也见惊色,上前便扶住了乌道人,“你这老道,受了内伤怎也不说?”

乌老道在三娘子扶持下坐定,缓了口气后,哼哼道:“说了又能如何,我这伤势乃是白阳教阴风上人幸云子所致,那老货阴风掌门道不浅,专伤内腑,其中劲力更如附骨之蛆,若无修家疗伤丹丸在身,哪里好治?”

“我等旁门左道之流,制符祭器尚且好说,凝丹炼丸之法,却不见几个精通。此类疗伤丹丸,更是难得。便是说了,又去哪处寻来丹丸吞用?还不是得自家慢慢打坐调养?”

这话一出,三娘子一时无言。

他们这些旁门左道,或许因为巧遇机缘,炼得些许修行本事,但资源却远远不能和玄门正宗弟子相比。

正如乌道人所言,别的还好说些,炼丹这等最是需要资源的手段,左道之中罕见能有几个掌握的。

便是有那么几个,也都在散修中地位不低,不好接触。

所出丹丸,更是供不应求,价格高昂,哪里轮得到他们获取?

王则听到这一番话,心下一动。

他身上倒是颇有几枚能治内腑伤势的‘仙芝丸’,此丸连白阳剑气带来的肺腑伤势,都能压下,解决乌道人内伤想是不难。

他此番有不少消息需要打听,眼下云州左道修士虽然不少,但好打交道的,未必能有几个。

似三娘子和乌道人这样脾性的,旁门之中,也是难得了。

此外二人不管是对白阳教还是所谓浮鼎宗仙缘,都有不少了解。

若是交好关系,说不得便能从中获取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

倘真如此,一枚仙芝丸却算不得什么了。

只是凭白拿出仙芝丸来,也并非什么好做法。

正如乌老道所言那般,这修家丹丸之流,哪怕是最次等的,散修之间也不多见,十分珍贵。

王则在积云山上能买到这些仙芝丸,也是托了环境之利。

积云山上流转的丹丸符箓之流,都是三观弟子炼手所得。

因对他们这些仙宗弟子无甚用处,是才赐与下人,由是也自然在积云山中流通起来。

若无这个环境条件,王则处境多半也和乌道人一般,纵有伤势在身,也只能凭借自己修行恢复。

事实上王则之所以十二年不曾入手筑基道书,还留在积云山上,也不乏此中原因。

这些且不去说。

只说仙芝丸在积云山不算珍贵,到了山下,却也是难得珍物。

王则若是贸然相赠,指不定乌道人与三娘子不仅不生感激,反而以为他心有算计。

散修艰难,防备之心更甚玄门弟子,最是不信天上掉馅饼这等好事。

于是王则心自琢磨一番,方才开口道:“洪某行走江湖,倒也会几分疗伤手段,因云游颇广,还曾偶遇玄门上师,得过些许指点。此番我等相遇于此,也算因缘际会,不打不相识。若是乌道友不介意,不如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何?”

最新小说: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天劫摆渡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破阵录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