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库全书 > 武侠修真 > 仙蟾 > 第三十四章 黑水真法 玄河宝章

第三十四章 黑水真法 玄河宝章(1 / 1)

“莫非不炼这七大水法,便真只能修炼到气海之境了么?”

事关自身未来,王则忍不住问道。

老鼋摇头道:“倒也不是说必须这七大真水真法在身,方才能炼化真水之精。这七路正法随着修行发展,自然也演化出了许多别传。可究其源头,还是在这七大水法正传之内。”

“此类别传,多半也是在掌握了七大真水法门的宗门手中。”

“因此道友若问除了七大水法之外,是否还有别的法门能炼。不是没有,只是寻常宗门,实在难寻。”

王则面色微凝,“敢问这七大水法,何处可寻?”

“先天真水有七,分是那一元重水、天一真水、玄冥真水、宙光真水、无形真水、血河真水、万化雷水。”

“道友天河珠在身,应当得过此中些许灵光信息,当知其中先天一元重水所应《天河正法》,便在浮鼎宗有传。”

王则点头,这消息他自然知道。

只是他本就是从浮鼎宗外院积云山下来的,对于这宗门,实际没什么好感。其门内情况十分复杂,就算他借助天河珠炼得不俗根体,也很难有入门机会。

老鼋也没就浮鼎宗多谈,继续道:“天一真水,所承《水母真经》为十大玄门上宗之一的元黎宗所掌。”

“玄冥真水之法,号《黑水真法》,是魔门六道之中,冻魔宗所传。”

“宙光真水,就是我家老爷也不清楚,据闻早年在魔门有传,如今不知其法何处。”

“无形真水,玄门大宗截江剑派之中,有《玄河宝章》可炼此道。”

“血河真水,魔门六道黄泉宗《血河真经》有载。”

“万化雷水,并无具体法门传承,只有玄门大宗赤阳派一尊至宝造化雷鼎,有此道几分信息。”

王则越是细听,心绪便越是下沉。

本身这七大水法,就只有大宗有传,如今一听,实际就算大宗之内,也没有全部的水法传承。

求法如此艰难,他哪里能心情好了。

“如是说来,我若要以天河珠修行,学法之路,便只有浮鼎宗、元黎宗、冻魔宗、截江剑派、黄泉宗,这五大上宗了?”

老鼋点点头:“唯有此五大上宗,才有先天水法传承,即便道友对那阳神大道并无想法。只想求个丹果,也唯有这五宗之内,方才有水法别传,能让你消解真水之精所带来的隐患,从而踏破气海,凝煞炼罡。”

“而且魔门六道,虽然也是当世大派,但彼辈弱肉强食之理,已是摆在了明面上。魔门弟子,不乏被自家师门长辈作修行鼎炉之人。”

“别说道友能否有这机缘拜入其中,即便拜入其中,旁人见你根体不俗,水精凝身。无有强者照拂,只怕不等炼法,便也有遭人迫害之危。”

“因此若真有机缘,元黎、浮鼎、截江三宗方是上选。”

王则无奈道:“我闻元黎宗乃是玄门第一大宗,其门收徒,对资质要求颇高,多数门徒,都是少时得仙门长辈引入门中,最重本源清正。旁门左道修行,基本不可能得此中机缘。以我出身,除非真得天幸,凝炼无上宝体,只怕没可能拜入此宗之内。”

“至于截江剑派,此门多出剑修,有一股不羁之气。其门弟子倒是行事洒脱,你就算是个俗世老丐,得他欢喜,也能成仙家修行。可此宗太过看其门弟子喜好,若无一定气运,绝难有此机缘。”

“如此说来,兜兜转转,我岂不是还得琢磨如何拜入浮鼎宗不成?”

老鼋对王则的分析,也比较认可,点头道:“确实如此。”

“道友有此一句,想必是对浮鼎宗有所了解,所以不愿纠缠其中。”

“可道友若能拜入浮鼎宗,其实也并非不好。”

“我家老爷原本便是浮鼎宗门徒,因此这宗门内部些许信息,我也有知。”

“浮鼎宗情况确有几分复杂,门内三家鼎立,世家、师徒、掌教三脉明争暗斗,倾轧不少,随着时间流转,更见腐朽之意。看上去似乎不是一个好去处。”

“可实际上未必也就不是机会,浮鼎宗好歹也是玄门大宗,纵然倾轧不少,明面上规矩还是要讲的,这点好过魔门。”

“其次,门内有如此争斗,便也有底层弟子赚取好处的机会。譬如玄门世家与师徒一脉相争,便也多发争端,处处都要论个高低。此类事情多了,各方出挑人物,只需替自己所站一方彰显声威,自然能够得到好培养,也有不少资源供给。”

王则颔首。

他对浮鼎宗内院没什么了解,但在积云山修行多年,对这个门派内部倾轧之事也算深有体会。

别的不说。

就说这外院收徒一事,按照他所得到的信息,很早之前,并非是如今闭塞情况的。

早年积云山收徒,只需来历清白,有心求道,多半便能得个记名弟子身份。

如是成事,修得元真,也就是正式入门。

可如今积云山三观门徒,要么是世家出身,要么是内院弟子带回,真正以清白之身,拜入积云山的,少之又少。

即便是侥幸拜入其中,多半也要选择站队。

事实上浮鼎宗外院有三观之分,也是由上至下的影响。

三观之中,赤霞观多是底层世家、寒民出身弟子。金霞观则是上层世家自留地,紫霞观则为资质上乘门人清修之所。

个中还有种种细分,要做仔细梳理,只怕都要头疼。

其门内局势之复杂,可见一斑。

若非如此,也不会有赤霞法印之争了。

至于老鼋所说的好处,也不是无的放矢。

上层交锋,难免要论高低,从而瓜分利益。这之中,下层做事的人,当然也能从中赚取好处。

王则求仙,虽是想要一个逍遥,却也很清楚,没有实力,就算是在所谓门内弟子多是‘不羁’之人的截江剑派,也不可能真正和乐自在。

因此若是能拜入浮鼎宗,学来天河正法,他倒也没有什么不愿。

这般想着,王则问道:“我本是那积云山修行的野道,对山中情况也算有些了解。以浮鼎宗如今模样,我之出身,只怕拜入也是不易。”

“鼋道友对浮鼎宗了解不少,不知可有什么门路?”

最新小说: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破阵录 我在洪荒搞基建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的遂心如意 天劫摆渡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