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库全书 > 都市言情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 > 第二十四章 第三医院(求订阅)

第二十四章 第三医院(求订阅)(1 / 1)

竖日。

易传宗一身轻松的起床,昨天晚上喝喝小酒聊聊天算是一个比较充实舒心的夜晚,毕竟这时候也没什么娱乐项目。

今天早上院子里面没有什么嘈杂的声音,不过他不着急。

昨天晚上和二大爷聊了那么久,他的那些话对方应该是听进去了,早晚有那哥俩受的。

两人活了快二十年了,连自己老子的脾气都没个对付法, 没眼力见儿,不知道给家里干活,换爹是换不了的,不长记性就得挨打。

“过来了?”

一大爷坐在桌子前面喝茶,抬起头招呼了一句。

“哎!”

易传宗随口应了一句,就坐下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 这时候也不是什么好茶, 就是一点茶沫,也不管好坏只要是有这个习惯, 喝起来就很舒服。

不一会儿,一大妈也端着小锅走了进来,一人盛上一碗粥坐下来就准备吃饭了。

易传宗拿起一个颜色淡黄的馒头,随口说道:“大爷,其实我有个事没跟您说。”

“嗯,听着呢。”一大爷在那吹着粥,也不认为有什么大事。

易传宗小心抬头看了一眼,这才小声说道:“其实那天去山里,不光是碰见了野猪。”

这话一出,两老的表情顿时就凝固在脸上,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

易传宗不用看就知道两老什么眼神,自顾自的说道:“那天在山上还碰到了一位行动不便的兵,横是被野猪拱的吧?我就给人背下山了,结果前天人家派人给我送了点粮票,说是部队给的奖励。”

这事他本来没打算说的,但是这粮票送了过来, 哪里有不吃的道理?

他老是拿着也没什么用, 本来是打算昨天说这个事, 顺便晚上去看看宗烈。只不过刘光天那小子骂他饭桶,这才先安排那兄弟俩。

“当兵的?”

“受伤?”

一大爷和一大妈的眼神变得不善起来,只不过事情过去好多天,他们现在也不像那天一样心急。

“以后不许再到山里去!”一大妈严厉地警告道。

易传宗点点头喝了一口大米汤,“我不会再去山里了。今天下班我准备去医院看看人家。”

一大爷这时候脸色也略有好转,嘱咐道:“去的时候给人家买点水果什么的。”

易传宗应道:“这我知道,我就是跟您说一声。那票是咱们中午吃饭用,还是我去换成面粉扛回来?”

一大爷端着粥随口问道:“多少?”

易传宗端着碗挡着脸,眼神的余光朝着两人偷瞄着,试探性地说道:“三百斤。”

“咳咳!”

“咳咳!”

一大爷顿时就喝呛了,不住地弯着腰咳嗽。

易传宗见状连忙伸手给自家大爷拍着后背。

他其实也感觉有点多,算成钱确实不多,一共才十块钱。

但那是能买得到的情况下,现在一个成年人的定量才一个月三十斤左右,怎么可能一次给一年的粮票?

就算是宗烈当个小官也不可能给那么多,他准备今天去了好好问问。

一大爷这会儿也喘过那口气来了,他两眼直直地看过来,“你刚才说多少?”

看老两口这认真的模样,易传宗也感觉不应该一次全说出来,“一百斤?”

一大爷气冲冲地扭头和一大妈对视,随后转过头来喝道:“别开玩笑,到底多少?”

易传宗讪讪一笑,“是三百斤细粮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给这么多,准备今天去的时候问问人家。”

一大爷一时间沉默了,事都发生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你以后别进山了!”

易传宗连忙说道:“当然,我都和一大妈保证过了!”

一大爷点点头,“给传宗拿票,去的时候给人家买斤鸡蛋。”

这三年物资比较匮乏,鸡蛋十分珍惜,有粮票都买不着,得用鸡蛋票才行。

知道人家送来了三百斤粮票,看望人家的时候光买点水果就拿不出手了。

一大妈凝视了易传宗一会儿,这才起身去拿票。

易传宗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事应该是算过去了,现在什么东西都有统计,不是有票有钱随便买就行的,买的什么东西多了都会引起注意。

还好系统平时给他的票据很少,就像是他这两天买的两瓶酒,就直接清空了他兜里所有的酒票,没有票有钱也买不到成瓶的酒。

接过大妈递过来的鸡蛋票,易传宗心中送了一口气,“那这票?”

一大爷转头问道:“家里还有面粉吗?”

一大妈直接回道:“还够吃两顿的。”

“那就去粮油店买袋白面吧。”

“好!”

……

下午六点半。

易传宗来到了第三人民医院,他左手提着一小网苹果,一根绳子下面挂着一排香蕉,右手里面还拿着十来个鸡蛋。

看着楼道一个走路不急不缓的女护士,易传宗连忙迎了上去,“您好,请问宗烈的病房是在哪一间?”

“宗烈?”

女护士略微想了一下说道:“枪伤的那个对吧?他在三零八号病房,你是?”

“好,谢谢。我是他的朋友,这次是过来看望他的。”易传宗说着还抬了抬手里的东西。

女护士点点头,在鸡蛋上面停顿了一秒钟,“不客气。”说完就离开了。

易传宗也直接上了楼,他抬着头看着门牌号,在东侧找到了三零八号病房。

只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住了,这间病房和当初秦淮茹的病房差不多,这时候的病房多是这样。

如今里面并非只有两个病人,还有四五个人站在病床前,甚至还有人坐在里面,当他来到门口的时候里面说话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一时间,易传宗不知道该不该现在进去,还是等他们聊完了之后再进去。

吱!

病房门突然打开,里面的人全都站了起来,近十来个人,除了一名姿态庄重的中年妇女之外,剩下的都是身姿挺拔的青年男子。

易传宗平静地和里面的人对视,在看到一个略微清秀的青年时,他微笑一下,“景逸你也过来了?”两人在妙峰山镇的卫生院里见过面,也聊了一会儿。

景逸只是点了点头,他现在的情绪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易传宗转头看向那位中年妇女,笑着道:“您应该是宗烈的母亲吧?伯母您好。”

宗烈的母亲勉强笑了笑,“你好。”

易传宗微笑着点点头,将东西放在门口旁边的桌子上面,“你们先聊,我出去等会。”

景逸声音略微低沉地开口道:“不用了,我们已经说完了。”转头看着病床,“你好好养伤,时间比较紧,我们就先离开了。”

“好,注意安全,活着回来。”宗烈的声音从人群的后面响起。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