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孩子(1 / 1)

信陵君撇撇嘴,不答应就不答应呗,瞪我做甚?他挥了挥手,无精打采的说道:

“罢了,想来你也没这个心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忍心看信陵君就这么颓废下去,安阳开口了:“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两个条件。”

信陵君瞬间打起精神,问道:“什么条件!”

“说简单也简单。”安阳起身,向门外走去的同时,说道:“第一,明天上朝时带我去一趟王宫。

第二,你这个丞相要当最少一年,我就可以答应你。”

走到门口时,生了个懒腰,笑道:“就这两个,你考虑一下吧,我去睡觉了。”

随后看了一眼信陵君,说道:“你也早点睡,熬夜不好。”

说完,便慢慢悠悠的离开了房间,留下在风中思考的信陵君。

带一个人去王宫比较简单,给块令牌什么的就行了,也不怕什么东西被盗,毕竟王宫守卫也不在少数。

当一年丞相对于别人来说简单至极,只要安安分分的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但对于信陵君显然是个不小的挑战。

想到这,信陵君苦涩的笑了笑,“我被王兄猜忌,被秦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恐怕这丞相当不了半年就好被剥去吧。”

信陵君一挥袖袍,看着空中那轮明月,说道:

“罢了,为了国家的复兴,本公子自然要全力而为。”

……

第二日,清晨,魏王宫外,一辆马车上,信陵君掏出一个牌子,递给安阳,说道:

“这个给你,你可以在王宫中转转,等退朝我去找你。”

提出让安阳闲逛,信陵君也有小心思,他想看看魏王宫有什么吸引着安阳。

安阳接过牌子,打量一下,这是代表身份的令牌,很快便被他收入了空间戒指中。

“嗯?”

信陵君眼睛微眯,在我眼皮子低下我居然没看清,安阳实力恐怕不比我弱了。

他感叹道:“安阳,你这藏物的能力很强,想来实力也不弱吧?真是少年出英雄啊。”

安阳摆摆手,很是谦虚的说道:“还行而已,和师父学了两招,勉强能防身,见笑了。”

信陵君一笑了之,对这个回答不置可否,随后似乎想到什么,提醒道:“对了,不要深入后宫,在外围看看就好。”

“嗯。”安阳轻应了一声,他也只是来签个到而已,没事跑人家后宫干嘛?

他可没有曹贼之好,至少需要等夫死后才会……咳咳。

“知道了。”

两人一起进入了魏王宫,分离之后安阳又向内走了百米,有这信陵君的令牌在王宫也没人敢阻拦。

魏王宫景色很好,到处都是花花草草,比赵王宫好看太多了,不知不觉间,四周的人越来越少。

安阳走到一颗大树下后,他坐在石凳上的同时,脑海中传来冰冷没有感情的声音:

“叮咚,抵达魏王宫,请问宿主是否打卡。”

“打卡。”没了第一次那么激动,安阳心中淡淡的回了一句。

和上次一样,依然是那重复的话:

“魏王宫打卡成功,奖励以发放:十五立方米的空间戒指一枚,鱼肠剑一柄,以存入仓库中,宿主需要自行取出。”

“鱼肠剑?”

安阳心中激动起来,加上湛卢剑,就是两把华夏十大名剑,都在自己手里?要是他人知道,恐怕要为之疯狂吧……

这完全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

紧接着,安阳又皱了皱,他吐槽道:

“又是空间戒指?一个完全够用啊,给我两个有什么用?总不能一只手带一个吧?”

“还有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滋……”系统依然发出一阵微弱的声音,没有回话。

安阳有些失望,他起身准备离开:“罢了,有的签还挑三拣四的,走了走了。”

但刚没走出几步,安阳脚步一顿,他感受的到有人在注视他,来者实力不弱,最少也是超一流境水准,否则也不可能无声无息靠近他。

心中疑惑魏王宫究竟谁有这么强实力的同时,他讽刺道:

“藏头露尾的鼠辈,不要鬼鬼祟祟的。”

很快身后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你这小子,在别人家地界上还敢如此张狂。”

安阳转身,看向来人,瞬间呆住了,那人身着一身鲜艳的红袍,一双凤眼配上略施粉黛的脸蛋,让人不自觉的举起枪。

但很快,他便回过神来,将枪杆子压下去,喉结!!!?这特么是个男的!?

妈妈,我失恋了~

刚恋爱就要说再见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来者并在意外安阳的眼神,他慢慢悠悠的走到石凳上坐下,脸上擒着笑意问道:

“小子,你是什么人,本君怎么没见过你。”

本君,果然是他。

安阳心中暗道,信陵君给的令牌出现在手中,对着他作揖道:“见过龙阳君,在下安阳,是信陵君的朋友,来参观魏王宫。”

龙阳君看了看安阳手中令牌,点点头,的确是真的,他笑着说道:“信陵君?他好大是胆子,居然让一个外人进魏王宫?”

安阳可不愿意牵连信陵君,连忙解释道:

“此事都是我提出的,还请莫怪信陵君。”

“哈哈,你这小子还挺讲义气,放心好了,本君不计较这些。”龙阳君随意的挥了挥手,笑道。

他也是真正爱魏国的人,信陵君对魏国做出的贡献他岂能不知,又岂会为了一件小事怪罪于他。

安阳正准备回话,一道爽朗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响起:“那我还要多谢龙阳君了。”

信陵君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附近,正朝安阳走去,后者看了一眼信陵君,并不惊讶,他早就感受到了前者的靠近。

龙阳君微笑道:“见过相国大人。”

信陵君拍了拍安阳肩膀,说道:“抱歉,龙阳君,我朋友给你添麻烦了。”

“朋友?”龙阳君一愣,随后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这朋友可是很有意思啊。”

“是很有意思。”信陵君看了一眼安阳,便请辞了:“龙阳君,我还有公事要办,便先走了。”

“请便。”龙阳君也没阻拦,笑着说道。

信陵君拉着安阳的手离开,龙阳君看着远去两人眼睛微眯,自言自语道:“只能勉强看到未来吗?天赋居然如此之高,看来这又要变天了。”

信陵君走出几步后便松开了安阳,调侃道:“怎么?你不会对一个男人起了兴趣吧?”

“切。”安阳轻哼一声,说道:“我爱的美人,对一个男的岂会有非分之想?”

“哈哈,安阳,你不会还是个雏儿吧?”信陵君调侃之意更浓。

“咳咳,你怎么知道的?”安阳尴尬捂着额头,反问道。

战国时期虽说是二十岁左右成婚,但实际上很多人十二三岁就已冲破障碍,体验了人间之乐。

像安阳这种十五六岁家境很好还是个雏儿的少之又少,不,应该说是为数不多了,毕竟嬴政十四五岁都有孩子了……

“嗯?还真没有?”信陵君一愣,突然恍然大悟,“也对李牧将军可不允许你去青楼那种地方。”

随后带着诱惑之意笑道:“要不要大哥以后带你去逛逛?青楼的女子可是少得的人间极品。”

“咳咳?”安阳咳嗽两人,低声问道:“真的吗?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信陵君眼露几分追思,很快便回答了:

“真的,她们会的花样可不少,保证照顾的你美滋滋。”

没想到信陵君你是这样的人,果然史书都是骗人的~

安阳心中嘀咕着,虽然很想去瞧瞧,别误会,仅仅只是看看而已,他是个好学之人。

但他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别,我可是正经人,那种地方不适合我这种读书人。”

信陵君笑着摇摇头,不再开玩笑,问道:“不是告诉你不要进后宫吗?你都跑到龙阳君的院落了,再往里走,就快跑到冷宫了。”

“靠?这么快?这不才过来几分钟吗?”安阳一脸疑惑,他明明记得才走了几步路而已,怎么就快到冷宫了?

“都快两刻钟了,你怕不是被景色迷住了眼睛。”信陵君问道。

“两刻钟?可能是吧。”安阳愣后点点头,又问道:“不对啊,一个……妃子?的住处居然没侍卫看守?”

“侍卫吗?”

信陵君摇摇头,说道:“恐怕还不知道是谁保护谁,龙阳君可是被誉为魏国第一剑客,实力深不可测。”

“这么强?”

安阳心中一惊,同时又有些兴奋,能无声无息的接近他的,龙阳君的实力至少是超一中,后期,甚至是……

宗师境,没想到我居然在魏国王宫见到了疑似是宗师境的强者。

“恐怕连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信陵君点点头,脸上多了些忌惮,说道。

“你也会内力?”安阳一挑眉问道。

“当然,我实力可不比你弱。”信陵君一笑,说道。

“哇,没看出来啊,没想到信陵君你居然还是习武之人。”

安阳心中有些惊讶,但想想也是,信陵君若非习武之人,秦国不会派出那等实力的强者来刺杀。

信陵君淡笑道:

“怎么,瞧不起本公子?我虽然不是你这种天才,但实力可不算弱,在七国之中也是能排上号的人。”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