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谁帅(1 / 1)

惊鲵看着安阳不由的一笑,她刺杀过的没有一千也有五百了,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单纯的孩子?

她缓缓起身,对着安阳微微躬身行礼道:“大人,小女子献丑了。”

“咳咳。”

安阳干咳两声,虽然整天幻想着后宫佳丽三千,但他前世也只是个只有一个前任的小初哥。

怎么搭讪好呢?

安阳心中嘀咕着,突然想到前世电视剧的某个情节,只见他一拍桌子,朝着惊鲵勾了勾手:

“来,过来和小爷喝两杯。”

很快他便幻想到了惊鲵小鸟依人的坐在自己怀里,自己一手挑着对方的下巴,用着低到离谱的磁音说道:“宝贝~我哪里令你着迷啊~?”

惊鲵也是一脸害羞的说:“我爱你的全部啊~”

但很快,惊鲵清冷的声音打破了安阳的臆想,“抱歉大人,姐姐不让我们陪客人喝酒。”

安阳回神摇摇头,怎么就乱想了,这符合我人设啊,我应该是那种玉树临风,正人君子的那种……

“抱歉,是我冒失了。”安阳一脸冷静的对着惊鲵一礼,随后问道:“不喝酒也行,陪我说说话吧。”

惊鲵微微点头,她也正想了解了解这个安阳,也不知道能不能套出话来,或许还能靠这个孩子接近魏无忌,一石两鸟的好机会。

旋即,她便画起了大饼:“先生请问,小女子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安阳一笑,提起酒壶,在惊鲵不解的目光下来到她旁边坐下,问道:“不知鲵儿姑娘来自何处,家室怎么样了。”

惊鲵往后挪了挪,淡淡的回答道:“小女子来自韩国的一个小村子,从小被母亲卖到了这里,幸好得芊儿姐姐相助,至于家室……”

惊鲵微微白了一眼安阳,反问道:“先生觉得我家室好会来当这人人唾弃的琴姬吗?”

“咳咳。”安阳干咳两声,这问了个什么问题,我这种男人果然不是当海王的货,娶个老婆都费劲!

他喝了口酒似乎想缓解尴尬,随后顺着惊鲵的话聊了下去:“唾弃?怎么会,我倒是觉得不管做什么,只要守住本心就行。”

看了看惊鲵一脸的不相信,安阳提出了例子:

“就像当官,哪怕是九卿那种大官,你贪平民百姓的钱还不一样被唾弃。”

“你当个大将军,不爱护自己的士卒,一上战场就投降,还是会被世人唾弃。”

惊鲵点点头,似乎说的有点道理啊,她微微行礼,道:“先生大才,难怪会被信陵君看重,小女子佩服。”

虽然是句简单夸人的话,但安阳还是听出来端倪,他看着惊鲵,心中感叹:

罗网之人还真是时刻记着自己的目标啊,这才几句话就扯到了信陵君身上,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发明的这个组织。

而惊鲵也看向安阳,心中暗道:人在被夸奖的情况下是会自大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套出这人的底细。

但安阳接下来的话让她有些无语。

安阳说道:“那是当然,我是谁,我可是安阳,对了,鲵儿姑娘,你说我和魏无忌谁帅一些?”

“啊?”惊鲵愣住了,这让她怎么回答,她试探的问道:“信陵君?”

“乱说,一个三十几岁,快四十岁的老男人了,还比我帅?我才十六岁好吗?”

安阳狠狠的给自己灌了口酒的同时不满的反驳道。

虽然不满,但他自己也不意外,毕竟战国时期男子以阳刚之气,争强好战为荣,个个都是身强体壮。

而安阳现在虽说有了阳刚坚毅的气魄,但远远达不到体壮,所以惊鲵选择信陵君也无可厚非,再说信陵君也长的不赖,至少也是前世某彦祖级别的。

若是因为自己长的好看一点点就可以改变一个时代的审美,那……才有些离谱,来到这个世界,他安阳从不觉得这天下他才是主角。

人不能自傲,给你穿越的机会是给你面子。

你看看,被誉为穿越者的王莽还不是败给了天选之人,位面之子的刘秀。

所以说,做人要低调,安安心心的升级才是王道,有着系统的加持,应该可以纵横天下吧。

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在乱世活下来。

“……”

惊鲵又白了一眼安阳,从未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说这种谎话都不脸红的吗?

但很快,惊鲵就换了副眼神,十六岁?年纪居然与太后所说相仿?惊鲵连忙问道:

“不知安阳先生从何而来,小女子也想多了解一下先生。”

虽然惊鲵长的好看,但安阳还没被冲昏了头脑,看向惊鲵手中的琴,直接错开了话题,“不知鲵儿姑娘有没有兴趣再弹奏一曲,我还想听听。”

果然是这么谨慎吗?

惊鲵心中暗道,随后拒绝了安阳:

“抱歉,先生,小女子一日只做一曲,规定不能变。”

“哎,可惜了,不行就不行吧,我也不是恶霸。”安阳叹了口气摇摇头,看着惊鲵,打趣道:

“那娶了姑娘那可是大福啊,不仅有这么好看的夫人,还可以天天听曲,也不知道谁这么好福气。”

惊鲵苦笑的摇摇头,一副乱世女人如草芥的样子,说道:

“先生说笑了,小女子只是一个琴姬,恐怕没那么好福气,这辈子呆在云烟阁陪着芊儿姐姐就好。”

不得不说惊鲵的演技足以与安阳媲美了,若非安阳是穿越者,恐怕已经被这女人给骗了。

“怎么会呢,鲵儿姑娘长的这么好看,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难道不为自己未来做打算吗?终生屈身于青楼吗?”

安阳开口宽慰道。

他突发奇想,若是自己能感化惊鲵,岂不是赚大了,不仅白嫖一个夫人,还能白的一个不比自己武力值弱的保镖,压场子专用。

原著中,惊鲵是有了孩子的前提才被无名感化的,现在的惊鲵大概率还个雏,感化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总应该试试,万一有惊喜呢?

“先生,陪着姐姐挺好的云烟阁的姐妹对我也很照顾。”

惊鲵摇头还是拒绝了,她还没往罗网那方面想,毕竟脱离罗网对现在的她来说是绝不可能的,罗网灌输的思想就是:

忠心,忠心,再忠心。

最新小说: 异世界:我的人生开了挂! 我镇守女帝陵墓百年,她竟然活了 希腊带恶人 炼炁从修复面板开始 至尊神皇张若尘池瑶 武动乾坤之喷洒农药 武炼巅峰杨开夏凝裳 武道天通 遮天之灵极道 旧神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