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回家(1 / 1)

翌日,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安阳就早已来了云烟阁,喝着茶水,老板娘领着惊鲵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张纸。

惊鲵身着淡色裙子,没有露肩,少了些妩媚,多了点淡雅,清冷的眸子看着安阳眼中满是温柔。

“安阳先生,这就是鲵儿的契约了,签了它鲵儿妹妹以后就是先生的人了。”

老板娘将纸放在桌上往前一推,说道,随后看着惊鲵,开启了她的演技:“鲵儿妹妹很小的就跟着我,先生可要好好照顾妹妹啊。”

“这是自然。”

安阳一笑,手一挥,空间戒指中,信陵君给他的五百金出现在桌子上,同时拿过契约,写好了自己的名字。

“鲵儿,我们回家。”手续弄好后,安阳也不再多留,让老板娘与惊鲵道别后,就带着惊鲵离开了云烟阁。

惊鲵算的上妾了,双方都没有父母,所以纳妾是不需要任何流程的,自然也不需要大张旗鼓,八抬大轿什么的。

安阳拉着惊鲵的小手向着信陵君的府邸走去,惊鲵带着浅笑看着安阳,心中也计划起来,她的刺杀计划:

“魏无忌的门客是一大麻烦,需要叫人去拖住,也不知道这安阳会不会内力,若真个高手又是一大麻烦,刺杀这种大人物果然很难。”

惊鲵微微摇头,她不可能对安阳乱来的,她准备刺杀完信陵君将安阳绑回咸阳,交给太后处置。

惊鲵看向安阳,也不知道你什么魔力,居然让太后这么在意,五个天字一等都有找你的命令。

……

回到信陵君府邸,很容易的在大厅找到了他与魏慕儿,正在吃饭。

“安阳……叔,好。”

魏慕儿放下勺子,打了声招呼,又看向惊鲵,眼前一亮:“这位姐姐是谁啊?真漂亮。”

“你可以叫她鲵儿姐。”

安阳又给惊鲵介绍道:“这是信陵君,你见过的,这是他的女儿,名叫魏慕儿。”

惊鲵向着二人微微躬身,轻声道:“见过信陵君大人,见过慕儿姑娘。”

“鲵儿姑娘,我们又见面了……不,应该叫你弟妹了,我是安阳的大哥,你也叫我大哥就行。”

信陵君说道。

“对对对,鲵儿姐,你叫我妹妹就行。”

魏慕儿也很是大方,跑了过来,从安阳手里抢过惊鲵,大大咧咧的:“鲵儿姐,你和安阳叔是那种关系吗?”

安阳没听两个女生的悄悄话,来到桌前,坐下大口吃着饭。

信陵君也吃了口饭,笑着说道:

“安阳,找我关系有点乱啊,慕儿叫弟妹姐姐?咱两辈分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低了。”

安阳随口回答道:

“女生嘛,很正常,再说咱两差了二十岁不一样称兄道弟,这种关系叫什么,应该叫忘年之交吧。”

“忘年之交……这词还不错,也不知道你这脑袋里装了多少知识,小小年纪懂这么多。”

信陵君笑着摇摇头,显然哪怕是他面对安阳这随口金词的才华,也有些自叹不如。

那是,咱华夏五千历史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不说全能熟读,但记个大概,记住几句大佬明言也是可以的。

安阳心中嘀咕着,嘴上却很是谦虚,用上了甘罗的话回答:

“我算什么,昔日项橐(tuo)七岁就被孔圣人拜师,那才是真正的大才之人,与他相比我只是萤火之光。”

“项橐,的确啊,能被孔子拜师,名声足以流传百世。

但你也不用这么低调吧,你们相差不大啊。”

信陵君先是赞同了安阳的话,随后鄙夷的看着安阳,低调过头就很像是凡尔赛了。

另一边,魏慕儿正在给惊鲵讲着安阳的“恶行”,惊鲵也是迎合着她,

“他居然是这么样的人?我真是看错他了。”

魏慕儿也是狠狠的点头,提议道:

“对!鲵儿姐,我劝你还是离开他吧,他可不是好人,天天来我院子偷看……他就是淫\贼一个,要不是父亲拦着我,否则我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对此,以信陵君和安阳的实力自然听的一清二楚,两人都是微微一愣,前者反应过来,旋即一瞪眼,看向安阳,强忍着怒火,沉声问道:

“安阳,你要不要给我个解释?”

“怎么可能,我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诋毁我!”

安阳连忙摇摇头,对于偷看这东西他一直是不耻的,再说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有什么好看的,要啥啥没有。

信陵君自认为对还算安阳了解,自知对方不会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但事及自己的宝贝女儿,他并未放过: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做了什么,说出来,为兄可以饶你一命!”

“真没有,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姐姐类型的,对于你女儿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安阳被冤枉并未着急,语气淡然的解释着。

但心中却很是无奈,这还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一个巴掌拍不响……信陵君怎么也会这句话了。

“是吗?”信陵君看着安阳的眼睛,纯洁,清澈,似乎并不像说谎的样子,心中怒火也消去了很多。

安阳一摊手,分析起来:

“真的呗,你院子就在我旁边,我出门你又不是感受不到,再说,你我不经常在一起吗?我有时间去偷看?”

也对,难不成真是慕儿说谎?该不会……

信陵君眼神奇怪的看向淡定的安阳,这混小子有我当年几分风采啊,但这小子似乎对慕儿没感觉啊,该怎么办才好呢……

很快,他又想起了安阳之前的话,一拍桌子,大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女儿配不上你呗!”

安阳一愣,这发什么神经,他也一拍桌子:“靠,魏无忌!你他丫是要干嘛!?”

魏慕儿与惊鲵也看了过来,前者很快意识到了些什么,连忙捂住嘴,向惊鲵身后靠了靠,很畏惧的看着“大发雷霆”的两人。

“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个交代,你娶不娶我女儿!”信陵君怒声质问着。

“什么鬼,什么叫我娶不娶你女儿,不是他丫你看不上我吗?魏无忌你脑子出问题了!”

安阳不甘示弱,出声问道。

“我……”

信陵君被噎住了,这话的确是他说的,他也尝试着给魏慕儿找得意郎君,但他发现魏国似乎没一个能配得上自家女儿,也就安阳能给他点惊喜。

发现是自己的问题后,他声音弱了几分:“我现在后悔还不行吗?”

安阳一阵无语,事实证明,爱女儿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看看把信陵君逼成什么样了,当他正要开口时,魏慕儿的声音传来过来:

“父亲!我才不要嫁给他!”

信陵君看向女儿,没有理会安阳,问道:“这是为何?安阳虽说不怎么样,但和其他人相比还是不错的。”

“我又不喜欢他,一个花花公子能有什么优点。”

魏慕儿看着安阳有些不屑,她魏慕儿要嫁的可是在战场奋勇杀毒是大将军,而不是个每天只会喝花酒的花花公子。

惊鲵眼神意味深长的看了安阳一眼,还以为他这种人是人见人爱的,没想到……

“咳咳……”

这下信陵君有些尴尬了,是啊,还没问过女儿喜欢什么样的,就去乱挑夫婿了,自己是个合格的父亲吗?

他换了副真诚的笑脸,问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

魏慕儿指头点着下巴,认真思考起来,不一会,她一脸正色的回答:

“我喜欢霸道的,帅气的,对别人冷漠,对我热情的,可以娶别人,但我是大夫人的那种。”

信陵君点点头,这要求并不难,暗自将这些记下,准备把这个当成择婿的标准。

倒是安阳心中有些惊讶,这……不就是狗血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吗?这魏慕儿不是也是穿越来的吧。

(不是!不是!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安阳看着魏慕儿,想要看出些什么,出声问道:

“慕儿!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要帅的,难道我很丑吗?”

魏慕儿往惊鲵身后缩了缩,露出个小脑袋,向着安阳吐了舌头,“略。”

“就是啊慕儿,怎么说话呢,虽然安阳长的不怎么样,但你也不能当着他面说啊。”

信陵君也是点点头,看着魏慕儿一脸正经的训斥着,语气中调侃安阳的话倒不少。

“魏无忌!”安阳深吸一口气,看向信陵君,所以低沉的要命。

“呵呵呵呵。”信陵君笑了几声。

连忙说了句:“今晚我不出去,你注意点。”后,便起身向门外走去。

魏慕儿朝着安阳做了个鬼脸也小跑着跟了过去。

惊鲵一脸笑意的看着安阳,不再是之前的假笑,而是有了些人情味的那种。

“还以为先生真如自己所说,是人见人爱的,没想到慕儿妹妹对你可一点感觉都没有。”

安阳一拍额头,打脸来的真快,早知道不吹牛逼了,但好在他脸皮厚,坐下继续吃饭,同时朝着惊鲵挥挥手,说道:

“鲵儿,一起吃吧,这么多菜别浪费了。”

惊鲵微笑着来到餐桌旁,在安阳身边跪坐下,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吃着食物。

安阳经过一顿狼吞虎咽过后也看向了一旁的惊鲵,有些好奇。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