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强者(1 / 1)

安阳心中了然,似乎的确不值得,披甲门掌门人带兵能力他不知道,但只要是个不错的将军都能带领好,无非是换个将军罢了。

魏国强的是魏武卒,而不是一个将军。

很快,安阳抓住了对方话语中的重点,就连宗师境也害怕罗网?他出声问道:

“龙阳君也知道罗网?”

“知道,了解不深。”

龙阳君点点头,看向安阳,久居宫中很是无趣,他也愿意和这小家伙多说一些,“怎么你想了解了解罗网?”

“还请龙阳君指教!”安阳收剑抱拳道。

龙阳君笑意收敛,面色一正,说出了自己对罗网的消息:

“罗网不知是何时创立,内部等级森严,天杀地绝,魑魅魍魉,前者是刺客组织,后者是情报组织。”

“刺客组织,其他等级什么的用处不大,也就天字一等还算强大,罗网现在应该有五位,实力都在超一流境,其中最强的已经达到中期。”

“情报组织遍布七国,每个国内都有一百多人,罗网可以第一时间掌控各国大小事,他们也是专门送情报的。”

“他们现在的掌控者,也是一位宗师境,实力还在本君之上,这也是我为何不愿招惹他们的原因之一。”

还在龙阳君之上?这人是谁?掩日?不应该啊,他的实力应该和玄翦差不多。

安阳脑海中闪过一幅幅人像,最后锁定了一个人,他低声问道:“难道是赵高?”

对于赵高,安阳也是很佩服的,从一介宦官,坐到能掌控一国命脉的位置,的确很强。

至少他没这个本事,他只会抱大腿……

“哦?”龙阳君发出一声惊异,但似乎还是有所不确定,他说道:

“我未曾见过他,所以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是个男人,身体有些残缺。”

安阳点点头,差不多已经确定了,八成是赵高了,看来那个阴柔的半男也是一大高手,他对着龙阳君再一抱拳:

“多谢龙阳君指教。”

“罢了,本宫先走了,你小心一点吧,这次的罗网杀手不弱,小心划破你这脸蛋。”

龙阳君微微一笑,看着安阳,将令牌扔了回去调戏着对方。

说完,他在空中轻点,慢慢的落在地上,消失在了夜色中。

“小心点?”

安阳被龙阳君搞得莫名其妙,男人脸上多条伤疤不帅吗?多有男人味,像个大将军,足以征服无数少女的心,多有男子气概~

但很快,安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想象着自己脸上多一条伤疤的样子,反悔了,“别了别了这样挺好,我还是当个君子挺好。”

安阳也不在想这些,谁说男子气概一定要有伤疤的?他趴下继续观察起殿内的情况。

另一边,龙阳君很快回到自己的院子,他手里出现一个纸条,将纸条揉碎,化作一摊齑粉,他抬头看着月亮,自言自语道:

“这信陵君看人还是那般准,但可惜本君也劝不动王上,上将军一路走好,你的横练功夫……很强。”

……

宴席结束后,上将军体内药效发作,加上喝了不少酒,也有了几分醉意,在亲兵的搀扶下离开了宫殿。

随着其他几人也全部告辞,只有魏庸一人留了下来,陪魏安釐王。

魏安釐王也有些醉了,脸色红润,眼皮直跳,迷迷糊糊的问道:

“魏庸你说这次能不能除掉这个老家伙。”

“一定可以,这可是梅花毒,号称最强慢性毒药,无人可以撑过七日,王上就等着好消息吧。”

魏庸起身对着魏安釐王作揖,表现的很是恭敬,丝毫不想刺杀了数位官员的大司空。

虽然这样说着,在他心中可不会这样想。

若是传出上将军是被毒死的,不由得让人怀疑是王上所做,所以他已经叫好了人,准备暗中杀了上将军。

这人自然是他手中的旗子,玄翦。

到时候再添油加醋一把,说是秦国忌惮上将军,派出了罗网杀手来刺杀。

这样就可以让魏武卒对秦国的仇恨拉满,抵御秦国便简单了多,他也能更好的控制魏武卒。

“黑白玄翦,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我女儿可还怀着你的孩子呢,若是你失手……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

魏庸心中暗道。

上将军坐在马车,亲兵正全神贯注的驾着马,经过一段有些荒凉的路时,脖子突然一痛,晕了过去。

上将军站在他身后,慢慢的将他放下去,将亲兵放进车厢后,才对着暗黑处说道:“不知朋友是谁?老夫不记得招惹过你这等强者。”

黑暗中一道身影显现,来者一身深蓝色服饰,束身绑腿,看上去干净利落,头上随意的绑着一根红色的丝线,黑色的头发肆意的飘荡着。

来人手持一把白剑,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上将军,不咸不淡的说道:

“强者?你可是将横练功夫练到了极致,在你面前我怎么会是强者呢?”

“黑白玄翦?你是罗网杀手?罗网还真瞧得起我,居然派出了天字一等杀手。”

上将军定眼细看白剑,见多识广的他认出了它的来历,心中无奈,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魏庸居然和罗网同流合污?罗网居然派出天字一等来杀我?

“不错,死在我的剑下,是你的荣幸,恭喜你了。”

说完,玄翦也不废话,白剑一挥,向着上将军袭去。

上将军不躲不避,坦然承受了这一击,“碰”的一声巨响,白剑与坚硬的肉身相撞,但上将军身上没有丝毫伤痕,岿然不动。

一股股劲风狠狠的砸向地面,石头也不堪重负出现一道道龟裂。

躲在暗处的安阳观赏着两位绝顶高手的对决,他并未选择现在出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横练功夫到达巅峰的存在,不得好好见识一番?

以后若是遇到可以有所准备,必死之人总要有点价值吧,要不然他这一趟倒是有点亏了。

“的确好强,这肉体强度,恐怕至少能抵挡超一流境后期的强者。”

“玄翦只是中期,哪怕是巅峰时期,打起来依然必输无疑,但可惜……”

安阳分析着战场的局势,基本已经确定了,玄翦几乎不可能输,毒药一般都是内力或者体力用的越多,药效发作的越快。

现在的上将军只会越打越弱,若是等药效完全发作,玄翦可以说是必胜。

“看来又是一场硬战了。”

安阳摇摇头,他讨厌遇到和他实力接近的对手,哪怕打赢了,若是受伤没了人保护的情况下,变数太多了,很容易被至于危险之地。

要是师父在这多好。

安阳不禁想到,也不知道师父怎么样了。

而另一边,玄翦看着自己的剑没有伤到对方一点皮肉,心中难免有些惊讶。

虽然知道对方肉身不弱,但没想到实力居然强,但上将军没有给他时间惊讶,巨手猛地袭向玄翦。

玄翦身体灵活,很容易躲过了对方的抓捕,迅速拉开身位后没有停留,身体一闪又攻向对方头颅,但作用依然不大。

玄翦倚仗着速度对对方快很多,不停的贡向对方,想要寻找出对方的罩门。

但再强的人总有失足的时候,玄翦久攻不下也被对方抓住了机会,狠狠的朝着一棵树砸去。

空中无处接力,玄翦就这样被甩飞了出去,一颗足有两人合抱的大树轰然倒塌,玄翦也咳出一口血,看着依然完好无损的上将军:

“这老东西罩门究竟在哪?”

难道……

玄翦摇摇头,不敢往那个方向去想,罩门入内是披甲门最高的境界,传闻哪怕是从创立至今以来还没人能达到,这人怎么可能……

上将军不多言语,想要乘胜追击,但刚踏出一步,身体一阵晃悠,紧接着体内一阵剧痛。

哪怕世上没有几个能破他的外功,但哪怕是他也承受不住五脏六腑传来的剧痛,趴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

“毒药发作了,哎,又要死人了。”暗处的安阳轻叹一声,他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不希望有死人。

观察了这么久,安阳对披甲门外功的上限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有没有达到宗师境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哪怕是师父来了也很难破开对方的防御,若是巅峰实力很强。

安阳手轻抚过早已准备好的湛卢剑,准备来场英雄救男,赢一波好感度。

玄翦也只是受了轻伤,看着痛苦不堪的上将军,嘴角扯出一模笑容,他是刺客,不是剑客,自然是能占便宜就占。

“上将军,你该上路了。”

将嘴角血迹擦去,玄翦拿着白剑再一次冲了过去。

但走到一半时,玄翦背后突然发凉,一股气息正在迅速靠近,不是杀意,但剑意很明确是锁定他的。

他反应很快,身体瞬间转身,白剑往前一档,内力疯狂涌出,抵住了偷袭者的袭击。

对方只是简单的打了个照面,就迅速消失不见,来到了上将军身旁。

玄翦转身看着安阳,沉声道:“你要与我为敌。”

玄翦并未选择直接动手,刚才交手的瞬间,他就已经确定了,来者实力不比他持双剑弱,刚刚应该只用出了八成功力。

不可轻举妄动!

安阳蹲下一只手按在上将军肩膀上,内力探入对方体内,护住了五脏六腑。

上将军逐渐恢复,他艰难的战了起来,对着安阳抱拳道:

“多谢这位先生出手相助,但先生还是走吧,对面可是罗网的天字一等杀手。”

“无事……”

安阳一抬手,正要介绍自己是信陵君的朋友时,玄翦开口打断了他:

“先生可要想清楚,罗网可不是你一个中期能惹得的,先生还是离开吧,我可以不计较这些。”

被人打断说话,安阳有些不爽,他说道:

“玄翦是吧,你是魏庸女儿魏芊芊的夫君吧?”

(本来是想写出男主和惊鲵相爱相杀的那种,但似乎笔力不够……反响并不好……我废了。)

(还有一点,不会改原著人物性格什么的,到后面杀了信陵君后惊鲵就会恢复成大姐姐类型。)

最新小说: 星辰泪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霸天龙帝姜天 武道神尊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漫威盖伦 太阳王之证 封神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