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外功(1 / 1)

“师兄,是谁害死了师父。”梅三娘忍着悲伤,站了起来,看着一脸平静的典庆,心中难民有些气愤。

典庆瑶瑶头,没有再去回答这个问题,说道:

“我见到了师父最后一面,师父的遗愿是抵御秦国的侵犯,保家卫国。”

“以后信陵君会来带领我们,我们要听信陵君的指挥,师父我事我一个人去办就行。”

其他弟子也站了起来,听见典庆不让他们去报仇,立刻反抗,“不行,师父的仇我们要亲手报。”

典庆很是平静,淡淡的说道:

“你们实力太弱了,能刺杀师父,实力可想而知,就连我都不一定能打过,你们就更别想了。”

“这……”

大部分弟子摸了摸脑袋,他们天赋不算好,其中也只有寥寥几人真正的达到刀枪不入的程度,能刺杀师父,实力至少是超一流境实力,过去的确意义着送死。

他们心中有些不甘,也有些无力,若是自己当年努力点,天赋好一点,会不会就可以亲手了当了杀手。

“那我和你去。”

梅三娘站了出来,她是急性子,对于刺杀师父的凶手,哪怕对方是宗师,她也敢上去碰了碰。

除了梅三娘,还有几个外功不弱的男子站了出来:“我也是师兄一起去。”

典庆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了:

“不可,若是我死了,披甲门还需要你们来带领,要是你和我去披甲门岂不是没落了?师父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吗?”

“师父我遗愿是要带领披甲门抵抗秦国,若是我们都死了,披甲门还会存在吗?”

几人不说话了,紧紧的握着拳头,在门派和师父的仇恨中摇摆不定,披甲门他们是真心喜欢的,从小生活在这里,没感情是不可能的。

但师父的事情也是重中之重。

“这样吧,我答应你们,杀害师父的凶手一定会死,一年内,我会把他带回来。”

这时典庆再一次开口了。

口中的凶手自然不是玄翦,而是魏庸,那个为了权力不惜利用自己女儿,联合罗网对自己人下手的大司空。

许久后,他们还是遵从了典庆的说法:“是,我们听师兄的。”

“以后叫我掌门吧,师父死前把位置传给了我。”典庆淡淡的说道。

“是,掌门。”

披甲门弟子都回去了,全都没了睡意,全部都去了练武场,经过今天这一遭,他们明白了实力是多重要了,没有实力连师父的仇都没法报。

只有梅三娘一人没走,她是急性子,但不代表她傻,师父的实力她在清楚不过了,罩门在内,超一流境更本伤不到师父。

除非……有人下毒,下毒无非两种,饭菜和水,但师父怎么可能随便去吃他人的饭菜,喝他人的酒水?

这让她联想到了今日魏安釐王摆的酒宴。

“师兄,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王上对师父不满,才下毒害死了师父。”(动漫中梅三娘也是知道的~)

梅三娘看着忙活着钉棺材的典庆,问道。

典庆手中动作一顿,看了看安阳,看见对方点头,才说出了实情:“是魏庸。”

“魏庸!他想要兵权就杀了师父?”梅三娘怒声问道。

看来梅三娘这女人还不算太傻。

安阳看到这一幕,心中嘀咕着。

动漫中典庆的死和梅三娘脱不了关系,他都怀疑是不是梅三娘把典庆的罩门位置说了出去,毕竟知道这个秘密的似乎只有梅三娘一人。

只是可惜了典庆,做了无数保护梅三娘的事,到最后居然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卖。

当然这个还不能确定,都只是猜测。

典庆点点头,叹息一声:

“你也知道,王上生性多疑,魏庸不满足现在的权利,所以就古惑王上,对师父下手了。”

“魏庸简直是个蠢货!还有王上这个老糊涂!”梅三娘口直心快,大骂道,紧接着又语出惊人:

“师父,我们离开魏国吧,这样的王不值得我们效忠!”

“不可胡说,这可是师父用命换来披甲门的安宁。”典庆依然还是那副样子,完成着师父的遗愿。

“你……”

梅三娘被典庆气到了,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想要骂典庆,但还是张不开嘴,只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是愚忠!”

“愚忠吗?或许吧。”

典庆点点头,他也知道这样做不好,但他没办法,师父要保护的国家他不能叛逃。

“这件事不要告诉师弟们,魏庸不会活着,绝对不会。”

“这我自然知道。”

……

梅三娘也走了,典庆将棺材钉好了,将上将军的尸体放了进去,坐在棺材旁,看着安阳。

“先生,师父让我叫你外功,不知先生会不会内力。”

安阳点点头,有些疑惑:“练习外功也需要内力?”

典庆点点头,走回一间屋子,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卷书籍,给安阳扔过去的同时说道:

“这自然是需要的,外功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挨打’,没有内力护体,很容易出现练一天躺三天的情况。”

“这样吗?”

安阳翻开书籍看了看,内力不需要太多,能护住重要部位就行,经脉之内的东西不能受损,否则治疗时间不会短。

但看到怎么练习时他愣住了,还真是挨打啊,什么竹棍打,什么油锅烫,什么刀剑砍,什么撞断树……最后还标明了是以强筋健骨为主。

他打了寒颤,这横练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练的,但好在他是有内力的,练个入门什么不成问题,也就是木棍打不会受伤那个阶段。

至于其他……还是缓缓吧,那东西想想都吓人,有机会再说吧……

“对了,那你内力境界达到什么境界了。”

安阳看向发呆的典庆,有些好奇,能达到罩门在内的境界内力应该不会太弱吧。

“是有二流境,师父到达了一流境,内力境界越高,更容易练成横练功夫,但相应的内力境界会减慢。”

“二流境……还行。”

安阳点点头,听见典庆最后一句后也考虑起来,到底练不练,若是练到上将军那个级别,以后哪怕自己不是宗师境,那也与宗师有一战之力。

但上将军那个境界显然不是一天两天能达成的,耗费时间过多的话对自己内力境界会有影响。

“典庆你从入门练到大成用了多少年。”安阳拉回思绪,继续问道。

刚刚看书时已经了解了,披甲门功法一共分为:入门,学徒,精通,大成,无伤,五个阶段,现在的典庆应该属于大成这个级别。

“二十三年,师父比我厉害,用了二十五年就达到了无伤,我比不上师父。”

典庆没有在意安阳是如何得知自己境界实力在哪个阶段,如实回答着。

“那若是超一流境练这个,得用多久。”安阳摸着下巴,问道。

面无表情的典庆,终于有了些反应,他看向安阳,超一流境?看这样子应该在二十岁左右吧?二十岁的超一流境境,天赋好生恐怕。

“不知道,没有高手愿意浪费时间来练习这个,但实力高,入门越快,先生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第一层境界。”

安阳还是决定试试,毕竟谁会嫌保命技能少呢,他对典庆拱拱手:“行吧,我可以试试,还要多学典庆师兄教导了。”

“这是师父的安排,不用谢我,走吧,先带先生去试试吧。”典庆起身,向着演武场走去。

……

第二日,清晨,上将军的死就传遍了整个大梁,整个王都都陷入了恐慌,几天前还抵御他国进攻的上将军被人杀了?

朝堂上也是恐惧一片,当从典庆口中得知是罗网刺客动的手时,有不少人都跳出来要想秦国割地赔款。

魏庸低着头,眼睛微抬,看着这些懦夫,心中乐开了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拿到了兵权,还钓出这么多主和派,可谓是一石二鸟了。

魏安釐王心中也是极为满意,认为自己又解决一大威胁,信陵君与上将军都被他赶下了台,他终于稳固了自己的王位。

“我可真是个明君,等我掌控了魏武卒,抵住秦国大军不是随随便便吗?”

魏安釐王看向低眉顺眼的魏庸,心中很是满意,不仅会做事,献殷勤也很勤快。

给他做了不少实事,最近还要把女儿嫁给他,虽然魏安釐王对女色不是特别在意,但可以多一个美人还是手下的爱女,岂不是两全其美?

即能充实自己的后宫,还能通过魏芊芊掌控魏庸,两全其美~

魏安釐王看着几个主张投降的几人,袖袍一挥,示意他们闭嘴,然后看向魏庸问道:

“魏庸,上将军身死,你有什么看法?”

魏庸看了一眼跪在殿中间的典庆,作揖道:

“臣以为应当先去给上将军送行,在管理好魏武卒,查出隐藏在大梁的罗网之人,才能更好的抵御蠢蠢欲动的秦国。”

虽然典庆带来了上将军已死的消息,但没见到尸体他可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万事小心为上。

“好,那你就待寡人去祭拜一下上将军吧。”魏安釐王也正有此意,朝着典庆一挥手:

“上将军抵御秦国有功,现在却被秦国刺客杀死,悬赏……百金,谁有刺客消息立刻来报。”

(感谢读者一串数字的月票,给我推荐票!给我推荐票!)

最新小说: 武道神尊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霸天龙帝姜天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太阳王之证 漫威盖伦 星辰泪 封神进化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