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齐国(1 / 1)

“秦时明月世界,打卡任务已完成七分之二,下个打卡任务:齐王宫,时间期限:五年内。超出规定时间过后没有奖励,并收回上次奖励。”

听完这声音安阳长舒一口气,终于来了吗,当初在魏王宫签到过后系统就没有派发任务,安阳总以为是系统将他抛弃了,看来是错怪了。

“齐王宫,看来和我的计划有些出入啊。”

安阳心中嘀咕着,按照他的计划,应该直接去一手韩国,学习一下隔壁洛前辈,大隐隐于市。

顺便在去看看天行九歌里为数不多努力干事业的美人,紫女,知心大姐姐,管钱的一把好手。

安阳用他的剑发誓,觉得只是顺便,不是起了色心。

“怎么了?”信陵君的声音突然响起,他已经放下了笔,看着发愣的安阳。

“没什么大事。”安阳摆摆手,也没瞒着对方,“信陵君你去过齐国吗?”

“齐国?”信陵君摇摇头,“没去过,但听说那里的小圣贤庄是文人的圣地,我也很是向往。”

“小圣贤庄。”安阳心念一动,似乎可以利用一下这一点。

他有自知之明。

齐国虽然没落了,但王宫也不是自己能偷溜进去的,必须要有领路人,小圣贤庄里可是有些不少大佬的,倒是可以引入一二。

“怎么你也感兴趣?”信陵君见安阳不说话,便开口道。

“是有点,小圣贤庄可是孔圣人所建,天下文人谁不想去瞧瞧?”

安阳点点头,半真半假的应答。

“你倒是可以去看看,听说再过两年十年一度的稷下祭酒就要开始了,那可是一大盛宴啊。”

……

齐鲁之地,桑海之城,城内有一座山,而天下儒生最向往之地,小圣贤庄就在此处。

小圣贤庄后山处,一个看上去很是普通的院落内,一颗大树下有两个老者盯着棋盘对弈着。

身着蓝色儒家长袍,头戴高冠,面容严肃的老者,手持黑旗,稳稳的落下后,轻声说道:

“师兄该你了。”

对面,身着同样服饰,只不过颜色不同的老者,也是落下一子,同时不忘感慨一句:

“赵国一行后,师弟的实力最近精进很大啊。”

“是有一点,不过比起道家那位前辈还差一点。”没有过多犹豫,被称为师弟的老者又落下一子。

“哦?师弟当真突破了屏障?”对面的师兄心中一惊,眉毛一挑,沉声问道,语气有些羡慕,但还是兴奋居多。

就连手中棋子都忘下了。

“嗯,赵国一行求学有所得。”

师弟微笑着点头,也将黑棋放了回去,手指一挥,一股劲风托起棋盘,送回了其身后的屋内。

“恭喜啊师弟,我儒家也有宗师之上的巨头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师兄严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从他当上小圣贤庄掌门人那一日起,引领小圣贤庄走上高位的任务就压在了他身上。

他也并未辜负师父孟子的嘱托,每日严格要求庄内弟子,同时他还教出了个不错的学生,可以说他将这一身的心血都用在了这之上。

现在自己的师弟达到了那个级别的存在,他怎能不高兴,他喃喃自语着:

“达到一流境就可以增加气运,那超越宗师……得多少气运啊。”

“也就可保儒家十年无事吧。”师弟似乎并不惊讶,随口说道。

“这可是整整十年啊……啊?啊?啊?”

师兄正高兴的想要呐喊,突然笑容一僵,怀疑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后问:“你说什么年?”

“十年啊。”

师弟再复述一遍,他当时查看时也是愣了好久,二十年前入宗师加的都比这多,但他想了想还是明白了,时代变了。

“荀况你是不是耍我。”

师兄脸色一变突然拍案而起,看着荀子沉声问,“那个境界七国才有几人,怎么可能只增加这点气运!”

“真没有。”荀子很是无辜的一摊手,谎报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看着师兄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他才叹了口气很不情愿的开始讲解:

“若是十多年前突破,增加个百年不成问题,但……”

荀子忽然叹了口气,

“师兄时代变了,现在秦国越发强大,随时可能发动战争,儒家只是一个诸子百家普通的一员,怎么可能大过一国的气运,自然是被压制了不少,你说是吧,乐师兄。”

谈话的两人正是荀子与他的师兄乐正子,两人是儒家最强的两人,也是世上为数不多是宗师境强者。

“哎,时运不佳啊。”

乐正子摇摇头,颇有些无可奈何,儒家在齐国地界,自然是与齐国为伍,乐正子也是当今齐王的老师,齐国几十年前还行,但现在被几国压的起不来。

若非地理位置不错,恐怕就要和韩燕两国做难兄难弟了,不,现在已经算是难兄难弟了。

“师兄,不垂头丧气的,说不定还会有转机。”

荀子倒是一笑,摸着胡须,看向后方,那是魏国的的方向,“那个天才快要来了。”

“天才?写《三字经》的那个?”乐正子问道。

荀子点点头,“是啊,绝世的天才,或许还能保住儒家的地位。”

乐正子心中松了口气,有些疑惑的开口,“你见过他?”

荀子收回目光,摇摇头,“没有啊。”

随后看向乐正子眼中生出些许笑意,呲了个大白牙贱兮兮的说:“等你到了我级别自然知道,可惜啊……你不行。”

乐正子脸色又是一变,男人不管老幼最忌讳什么,不就是三个字吗?

你不行。

他双拳紧握,看着自己这个不是同门的师弟,气的头脑发懵,怎么办,我想教育教育他,但我打不过!

“荀况!”

忽然,乐正子一笑,抬了抬袖子,“你那弟子韩非最近可是闹出了很大的事啊!居然跑到青楼说什么,天下美人他要九十九?”

荀子笑容一僵,刚想说这是风雅之流时,但想想还是算了吧,喝酒捕鱼这些他还能解释解释,跑青楼放大话这玩意……

“哼,就这啊?我还以为有多狠呢?”乐正子伸出手摸过自己整齐的头发。

洋洋得意的样子让荀子有些不自在,他闭上眼睛砸吧了几下嘴,睁开后,笑了笑:

“倒是有个咱们的熟人也快回来了。”

“熟人?”

乐正子眉头一挑,他与荀子关系还不错,但两人认识相同之人却很少,现在在外的就更少了,很容易就能猜出来,他眼睛微眯难道是……

“他到哪了?”

荀子笑容不减,扬了扬头颅,朝屋内走去,“我不告诉你!”

“荀况……你……你混蛋!”

……

魏国有一奇地,名为云梦山,鬼谷纵横派久居于此处。

鬼谷派第一任鬼谷子王栩,虽从未离开过云梦山,但他教出的徒弟却个个影响着春秋战国时期的局势变化。

最为人熟知的就有四人,苏秦,张仪,庞涓,孙膑,但其实远不止这些,白起,李牧,王翦,甘茂,毛遂,商鞅,吕不韦等五百多人都曾在鬼谷子门下求学。

虽然有夸大的嫌疑,但不难看出,鬼谷子的强大与神秘。

而今天,云梦山,一身黑袍的鬼谷子站在一方水池前,看着天空喃喃自语:

“战乱将至吗?聂儿与小庄也该下山了,也不知道这样选择是对还是错,聂儿……”

而这一届鬼谷派的子弟,盖聂与卫庄现在都在密室中接手着考验,耳边还回荡着鬼谷子刚才所说之话:

“在你们面前将会各有两条玄虎,是鬼谷最迅捷,最凶悍的猛兽,比普通的猛虎体型要巨大三倍。

过一会,关住它们的闸门就会打开,这四头玄虎将被同时放出牢笼,进入到通道之中,通道是笔直的,没有任何岔路。

而在通道尽头各绑着一个人,再此之前这四头玄虎都被饿了整整三天,玄虎一旦放出你们必须做出决定,这四个人的生死将会在你们手中。”

回想起师父刚才所说之话,盖聂眉头微皱,真的要拿人命做赌注吗?这样的考验真的是对的吗?

而另一个通道的卫庄则是嘴角勾起,露出了邪笑,他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掌握他人命运的感觉。

卫庄很喜欢主宰他人的命运,世道越乱,他就越能发挥作用。

而盖聂则是个理想主义者,喜欢和平盛世,他想用剑守护该守护之人,保护该保护的人。

看着缓缓升起的石墙,卫庄心中有些疑惑:

“玄虎是背道而驰的,师哥,我们的比试开始了,不知道你会如何选择。”

大约一刻钟分时间,鬼谷子换了个位置,来到了木屋屋檐下,正对着屋子,安安静静的打坐。

卫庄率先出来,手中提着两个玄虎的脑袋,扔在鬼谷子面后,毫无感情的开口了:

“死了,死了一个救下一个,但死了的那个应该会感谢我,至少我替他报了仇。”

鬼谷子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那。

卫庄左右看了看,并未发现盖聂的身影,再次开口了:“师哥呢?”

鬼谷子依然没有说话。

太阳很快西落,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直到黄昏盖聂才慢慢走了过来,一副颓废的模样,来到鬼谷子身后低头沉默着。

“你失败了,这次的考验小庄胜。”

鬼谷子缓缓睁眼,语气很平缓,并没有丝毫的波澜,他仿佛早已知道了这一切,“以你的实力,至少可以救一人。”

“……”

最新小说: 从魔教鼎炉到万古共主陆沉 全世界的醋都被你吃了 西游后传,大圣齐天 斗罗之我想修仙 绑定国运:开局扮演诗人剑豪 我全家都是荒古神族! 次元:从契约贝拉和奥菲斯开始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我用系统娶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