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戏言(1 / 1)

乐正子见该来的人已经来了,朝着跪坐在左侧的颜路招了招手,同时朗声宣布:

“时辰已到,收徒仪式开始。”

颜路起身来到安阳身边,小小年纪但面对这等大场面丝毫不慌,平静的看着几人,眼睛都不带挪一下的。

“今日我乐正子代表师父孟子收徒,各位可有什么意见?”乐正子先是看向安阳,又看了看右侧的几位老者,说道。

“我等没意见。”老者都是摇摇头。

“好,那么拜师礼开始,第一礼,叩拜祖师爷,孔子!”乐正子大声宣布。

所有儒生包括那些老者全部看向殿深处,因为那里有座石像属于祖师爷孔子。

安阳与颜路也跟着望了过去,石像的样貌是一老者,老者极为高大,足有两米之高。

威严的老者面前立着一把剑,其双手负在剑柄上,似乎在拔剑,其嘴角扯一抹坏笑,颇有一种你再bb就砍你的感觉。

安阳看着足足有两米多高的孔子像回想起了前世一些活宝网友的奇葩想法:众所周知《论语》是孔子给道上定下的规矩。

奇葩网友还解析了一下孔子话原本的意思,就比如,三十而立就变成了:对面有三十个人我才会站起来打。

吾每日三省吾身又变成了:我每天都健身三次。

现在看来似乎……有那么一点可能,你能想象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提着一把宝剑,身后跟着三千名学生向你要饭的感觉吗?

(没有侮辱孔圣的意思,只是一个梗而已,孔圣人又岂会这种说不过就动手的人??)

顺便再来一个冷知识,(可能是假的)世界上第一个乞丐帮主也是在这时候有的,名叫范丹老祖,孔子周游列国没钱吃饭,就去登门拜访。

这时小童端着一个盘子走了上来,盘子里有六根烟,明显是用来叩拜孔子的。

安阳与颜路对视一眼,每人拿起三根,向前走去。

来到孔子面前,安阳就感受到一个极为霸道的气息,但想要仔细去试试是谁发出来时,气息却已经荡然无存了。

难不成是这石像?

安阳抬眉看了看孔子心中疑惑不解。

……

……

拜完孔子,就到了跪拜礼,跪拜礼后就是给长者敬茶,拜师程序一步步进行着,终于到了最后一步,长者训话,赐字。

“第四礼,长者训话,赐名。”

安阳跪在乐正子面前,乐正子脸色正了正,声音严肃的说道:“儒家门规,第一条,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国、爱国、爱人民)。”

第二条:……

第三条:……

第四条:……

(儒家规矩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简短一点。)

“安阳你要记住,完事以儒家为重,不可做出危害儒家利益之事。”乐正子合上竹简看着安阳沉声道。

“是,师兄。”

门规说起来也简单,总结一下就是:需要尊师重道,要会儒家六艺,对万物心怀感恩,儒家绝学不得外传。

训话完了就到赐字了。

乐正子思索一会拢了拢袖袍郑重道:“那就赐名你为白玉吧,为兄希望你平安幸福,长寿多福。”

(下本书主角名字,怎么样?前面刻意没提主角名字,算个马甲,要不然去了秦国会很难办。)

“多谢师兄!”

随着安阳对着乐正子拜下收徒仪式也就结束了,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安阳与颜路这个人不简单。

一个能被严苛的乐正子收为徒弟,另一个年纪轻轻就被代师收徒,未来定然前途无量,孟子学生这个名字就可以压很多人一头。

韩非,李斯与张苍三人结伴离开了大殿,刚出大殿不久李斯就开口问道:

“韩非师兄,你与白师伯交谈过吧,不知道他是否……”

虽然还没说完,但韩非自然明白对方意思,和那群老家伙一样考虑对方是不是有真才实学了?

韩非心中明白,李斯什么都好就是太势利眼,但这和他没关系,他笑了笑说道:

“师伯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呼吧,听师父说《三字经》就是出于他手,能被师父看过的书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难道他就是王应麟?居然这么年轻?”李斯与张苍同时惊呼出声。

韩非耸了耸肩,“是啊,这可能这就是少年天才吧。”

……

木屋内,乐正子与荀子正在下着棋,安阳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乐正子占了上风,嘴角也止不住的向上扬起,瞥了一眼安阳,看着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便说道:

“有什么事就说吧,大事自己扛,小事让荀子帮你摆平。”

“额……也不是大事,就是有件事想摆脱师兄。”安阳挠了挠脑袋,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大佬。

“哦?拜师第一天就有事麻烦我?”乐正子有些好奇的反问。

荀子不咸不淡的回怼道:“那你有什么用,小事还让我摆平?”

“其实就一件小事。”安阳突然起身,对着乐正子一礼道:“我想请师兄带我去一趟齐王宫。”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不管能否成功,礼仪都得到位。

乐正子笑容收敛,去王宫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他沉声问道:“齐王宫?你去王宫干嘛?”

“有些事情要办,师兄,我可以不离开你视线。”

安阳自然不可能将系统的事告诉乐正子,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他坚信。

乐正子作为齐国国师,齐国君王的老师,带个人进去很简单,但安阳现在可是儒家的人,要是整出什么幺蛾子,牵连儒家怎么办。

乐正子嘴唇微动正要拒绝时,安阳再一次开口:“我保证不乱说话,不乱跑,一切按照师兄的吩咐。”

乐正子愣了片刻,犹豫了许多才答应下来:“好,我答应你,但你要记住,若是做错事就连我也救不了你。”

“多谢师兄了。”安阳也是略微松了口气,第三个任务有着落了,不知道这次任务完成会给些什么。

“乐正子你快输了!”荀子突然笑着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还指着棋盘上的局势。

乐正子朝着安阳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去吧,三日后带你去王宫。”

“多谢师兄。”安阳起身告辞。

……

回到自己的房间,安阳看着窗外的风景,来了趟齐国认了个孟子当老师,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把我腿打断。

“虽然师父与老师不是一个概念,但还是给师父他说一下吧,随是给他汇报一下情况吧。”

说干就干,安阳旋即拿起纸笔,开始给李牧写信,诉说起这几年的分别之情,顺便说一下自己拜师的事。

“师父几年不见徒儿对你甚是想念呐,想当年我们师徒二人在那匈奴之地……”

赵国边境的阴山城,李牧手中拿着安阳写的信,嘴角上扬,甚至连眼睛都有些湿润。

“这臭小子又跑齐国去了,还拜孟子为师?白玉?这名字还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啊,名声太大……”

许久过后,李牧将信件收好,擦了擦眼眶,安阳拜孟子为师他有些意外,但也不会去阻止,一人多师很正常,师父与老师是不一样的。

李牧来到矮桌前拿起纸笔也开始书写,一刻钟过后,李牧向帐外喊到:“来人,将信件送到小圣贤庄。”

一名李牧的亲兵跑了进来,接过对方手中的信,正准备离开时,李牧又吩咐道:

“对了,把前些天抓的人也送过去几天,看看阳儿知不知道来历,记得下药。”

“是,将军。”

最新小说: 异世界:我的人生开了挂! 武动乾坤之喷洒农药 我镇守女帝陵墓百年,她竟然活了 武道天通 希腊带恶人 武炼巅峰杨开夏凝裳 旧神之巅 炼炁从修复面板开始 至尊神皇张若尘池瑶 遮天之灵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