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好人(1 / 1)

“你可真是够令人作呕的。”

安阳摇摇头讽刺道,他手一挥一柄剑出现在手中,又看了看雪衣侯,没有犹豫,一道剑气挥出。

毫无准备的雪衣侯又是一声惨叫,嘴中又吐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怒视着安阳, 她想知道为什么,你们动手我打我干嘛?

“为了以防万一,需要让侯爷丧失一段时间行动能力。”

安阳笑着说道,同时手一挥,一股内力覆盖雪衣侯,察觉到对方气息真的仅剩一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你!”

雪衣侯发誓, 她从来没有如此想杀掉一个人, 安阳是第一个!第一个让她如此狼狈的人!

安阳没有理会愤怒的雪衣侯回头看着天泽问道:“你确定还要和我动手?你手下还有再战的能力?”

天泽瞥了一眼身后两个重伤的手下,冷哼一声,丝毫没有在意他们的感受,对着安阳高傲的说道:

“我的手下可没一个废物。”

“遇到你这种黑心的老板真是你手下的厄运,罢了,还是那句话,想要雪衣侯拿无双鬼和我换。”

无双鬼实力只能算还行,但奈何他忠心啊,还没有其他思想,不会出现叛变什么的,给碗饭吃就能替你卖命,这种人安阳很喜欢。

应该说绝大多数人都喜欢这种手下。

“想要无双鬼先打赢我们再说。”

天泽说着向前踏出数步,背后的蛇形铁链瞬间发出一声怒吼,嘶哑着扑向安阳。

无双鬼并未听懂他们在商量什么,但看见自己主人动手自己也冲了上去。

同时百毒王与驱尸魔也对视一眼, 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将自己所剩无几的内力释放出来,唤出自己的攻击手段与天泽共同迎敌。

天泽的攻击已至眼前, 但安阳并未理会, 只是风轻云淡的扭动了一下手腕。

天泽见状又怒又喜,这安阳居然如此轻视我,但怒的同时自然有喜,轻视我的代价可是很大的。

铁链直接撕扯着安阳的身体,但却没有丝毫进展,天泽狂喜的表情立刻骤变,愤怒令他忘记了一件事,安阳的横练功夫极强。

“难怪如此张狂,但你似乎忘记了这次可不止我一个人。”天泽意有所指的邪笑道。

话音刚落,无双鬼的拳头已至安阳面前,巨大的拳头带着势如破竹之势想要直接轰碎安阳。

但拳头来到安阳面前却无法继续前进,似乎被什么东西阻挡了一般,无双鬼脸色一变,只感觉自己的拳头被另一个手掌阻止了。

安阳用力将无双鬼的拳头挪开,随后又是一掌将无双鬼击退,看向已经拉开位置的天泽淡笑道:

“其实吧,我一直没把你放在眼里,你们当中也就无双鬼实力还算可以,你算不了什么。”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评价我!?”

天泽怒了,但这次他克制住了自己,并没有冲上去,四个人有什么?还不是被一招秒杀了,对方连剑都没有用。

“所以你是选择复仇还是选择手下。”安阳沉声问道。

天泽深吸一口气,开始思考起来,十几年惨无人道的生活已经让他愤怒到了极致,现在白亦非的母亲就在这,若是杀了,白亦非得气成什么样。

那场面天泽想想就激动就兴奋,但是无双鬼在团队中太过重要,无双鬼不是焰灵姬。

有人可以替代焰灵姬,但无双鬼不行,要是他没了,以后对抗白亦非岂不是更没戏了?

天泽虽然自大,但也有自知之明,白亦非的实力绝不是他一个人能抵挡的,但仇人的母亲就在眼前……

但很快安阳的话却让天泽放下了顾虑:“放心,白亦非也会死,我可以帮你。”

“成交,以后无双鬼就是你的了。”天泽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

但他身后的三个手下却脸色一变,哪怕是无双鬼也听明白了两人的谈话内容,自己换主人了?

而百毒王和驱尸魔又对视一眼,同样叹气摇头,做奴隶的是有没有任何资格提条件的,主人之间相互交换也很正常。

随后天泽挥了挥手,无双鬼迷茫的走到安阳身后,

“很好,那雪衣侯交给你了。”

安阳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雪衣侯,还是一副气愤的样子,紧咬银牙,杀气溢于言表。

“记得离她远点,小心给你下毒。”

安阳好心提醒了一句,这一家子用毒都是高手万一要是给天泽用个剧毒然后逃了,那就有乐子了。

“胆小怕事。”

天泽又变成了高傲的样子,在他看来,有百毒王在他还害怕中毒?哪怕是雪衣侯这种高手在用毒房门百毒王面前也只是垃圾。

“中原人就是胆小怕事。”

天泽轻哼一声,来到雪衣侯面前蹲下,背后的几条铁链被主人的情绪带动着想要撕碎面前这个女人。

“你儿子可害惨我了。”天泽一只手捧着雪衣侯的脸,声音冰冷的说道。

雪衣侯杀气收敛,现在自己的命全在面前这个男人手上,所以她方放下了自己的身份,媚笑道:

“奴家那不孝子居然害了大人,奴家回去定好好教育教育他,大人可否给奴家一条生路。”

雪衣侯怕死,不怕死也不会修炼那种邪功,放下自己贵族的身份前后一对比,差距很大,这种差异对男人的杀伤力不比赤果着的焰灵姬低。

但奈何天泽一心只有复仇,他对女人的兴趣低的可怜,应该说没有吧。

天泽本想直接弄死雪衣侯,但思考良久后决定把白亦非用在他身上的如数奉还给雪衣侯。

“百毒王,驱尸魔。”为了安全起见,天泽决定让雪衣侯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是,主人。”

两人心领神会,百毒王从怀中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交给天泽,而驱尸魔则是晃动着他的权杖,一只蛊虫从地面爬了出来。

雪衣侯看了这两人的操作瞬间脸色大变,之前的妩媚不见了,变成了恶心,嫌弃,你们百越人就是如此的吗?

果然是一群蛮夷!

“大人能不能不吃这个啊,奴家一定会听话的。”雪衣侯不得不继续求饶,让她吃这种东西无异于天方夜谭。

“这可由不得你。”

天泽邪笑着直接捏开雪衣侯的嘴,给对方喂了下去。

天泽知道蛊有强弱之分,像雪衣侯和白亦非那种体内定有一只实力强大的蛊虫,说不定会被吃掉。

但毒就不一样了,百毒王的毒在百越之地堪称一绝,他的毒没几个人可破。

雪衣侯被强行喂下蛊和毒,这些都没事,但她可是有着不小的洁癖,瞬间干呕起来。

不过很快天泽接下来的话又让她愣在了原地:“听说侯爷的功法不能破身,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

雪衣侯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没想到这个男人和安阳一样的恶魔,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

安阳本来在看戏,但听到天泽的话也看向了对方,一百多岁的老太婆都想?我靠,天泽你好怪的癖好!

“天泽你该不会真被白亦非冲昏了头吧?你要知道这张皮下可藏着一个百岁有余的老太婆。”

安阳淡笑着说道,并不是对老者有意见,你要是修仙玄幻里的就算几千岁几万岁都没事。

但你偏偏是一个靠吸人血保持容颜的,想想都很怪异,安阳有些好奇,你是怎么下的去口的。

“呵,等我折磨完丢给附近村民岂不快哉?让他们也尝尝女侯爷的滋味。”

天泽目光凶狠的说道。

十年来惨无人道的生活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报仇,在他心中以后想出了无数种折磨仇人的方法。

“你……玩的也算奇特了。”

安阳都不知道怎么评价,毕竟天泽复仇很正确,白亦非的锅让雪衣侯背也没什么不妥的。

毕竟白亦非的所有除了生命其他都是雪衣侯给予的,而且雪衣侯也在找天泽想着吸干他的血。

“那祝你们玩的开心。”

安阳看了一眼雪衣侯,这个女人除了在性命方面有些怕,其他还是很强势的,如果真的自己必死,肯定是自杀的。

“你杀了我!”雪衣侯突然对安阳大声吼道,要不是自己没有力气,她早就自尽于此了。

“做人要讲信誉,说了把你交给天泽,我就不会再对你出手。”

安阳摇摇头,他自己不能动手不能代表别人不能动手,说到底还是安阳心太软。

当然若是他是天泽做的说不定会比对方做的还狠,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天泽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留下最后一句话,安阳带着玄翦三人离开了树林。

……

与此同时,新郑城内的街道上出现了几辆横冲直撞的马车,马车全身上下充斥着金钱的味道,富丽堂皇用在马车上都不为过。

街道上的平民老百姓自然知道车内坐的是什么人,连忙让开,惶恐不安,害怕被里面的大人物盯上。

途经紫兰轩,四楼处依然有一道孤傲的身影,卫庄看着马车飞驰而过说道:

“翡翠虎,他也来了,越来越有意思了。”

“石上翡翠虎,他回来了,就代表血衣侯白亦非也快了。”

紫女优雅的跪坐着,手中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饮了下去。

“呵,这几个齐聚新郑城,看来韩非的麻烦又来了。”卫庄见马车已经不见了身影离开了窗户,倚靠在墙上似笑非笑的说道。

“翡翠虎在夜幕中可是智慧担当,也不知道韩非遇到他会如何。”紫女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微笑着。

“也不知道安阳这次会不会帮韩非渡过难关。”

卫庄自言自语,他这次并不打算出手,前两次帮韩非还没收回成本呢,何况卫庄的目标可不是帮助韩非救国。

他一直只有一个目的,毁灭韩国,为郑国报仇。

“不要在我面前提他。”

紫女沉声说道,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安阳,太坏了!平时只有她坑别人的份,但到了安阳这却不管用了。

天天被吃豆腐!

“别把自己陷进去了。”

卫庄提醒道,安阳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作为紫女的朋友,他有必要提醒一二。

“我会陷进去?开什么玩笑。”

金黄色的马车缓缓停在了大将军府前,马车上一个体型肥胖,面色红润,肥头大耳的男人在几个少女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

少女长的不错,翡翠虎的审美和姬无夜有些不同,他喜欢清纯的,看上有种初恋的感觉。

但不管是谁看见这两人的小妾时都会不由得感慨一句:“好白菜都让猪滚了。”

翡翠虎下了马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脸上挂着一抹笑容向府内走去。

“见过大将军。”翡翠虎拖着肥胖的身躯来到殿内,向着怀中依然有两个美人的姬无夜行礼。

“过来坐吧。”姬无夜指了指下面的桌子,和上次一样摆着一堆金币。

“多谢大将军。”

“老虎啊,你最近胖了不少啊。”姬无夜见翡翠虎坐下,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意有所指的说道。

还嫌我给你进贡不够多吗?

翡翠虎心中暗道,他可给了姬无夜五成的分成,这个老家伙有些贪得无厌了吧?

但翡翠虎却不敢多说什么,笑着说道:

“将军实属不知,最近厨子给我做的全是大鱼大肉,都给我吃腻了,过两日定给大将军送点过来。”

姬无夜点点头,继续说道:“这些天有些操劳,这肉老虎,记得多分我一块。”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大将军想要,我自然不会吝啬。”翡翠虎笑着点头,但心中已经把姬无夜这货骂了千百遍了。

两人又是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翡翠虎看向姬无夜说道:“将军最近脸色似乎不错。”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那白玉一手炼药术属实不错,吃了药后,我这身子骨力大如牛。”

姬无夜笑着说道,虽然钱花的有点多,但效果很好,这钱花的够值。

“哦?就是韩王最近很信任的太医白玉?”

翡翠虎虽远在外地,但对新郑城内的事情也知道不少,其中就包括了安阳。

“对,他可是本将军的福星啊,明珠夫人对那小子也有点意思。”姬无夜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

姬无夜已经看开了,得不到明珠夫人那就利用她控制好安阳不就行了

“这小子福分倒不小。”

翡翠虎摸着下巴上一小撮胡子轻声哼道,明珠夫人哪怕是他这种喜欢清纯小学妹类型也爱慕不已,现在却被一个小屁孩抢去。

“老虎,可不要小瞧了这个白玉,他可不简单,你可不许乱来。”姬无夜沉声提醒道。

能被明珠夫人盯上现在还属于清醒状态的人能简单?

翡翠虎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点点头,谄媚的笑道:“能被大将军看上的人哪个会是简单的人。”

“说到这个,最近那九公子可给本将军找了不少事情啊。”姬无夜想到了之前韩非给他使的绊子,心中怒火中烧,恶狠狠的说道:

“老虎你有什么好办法没?让韩非永远的从朝堂上消失,永远不能和本将军作对。”

姬无夜并不敢直接杀了韩非,毕竟是一国公子,现在还是司寇,无缘无故死在外面韩王安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翡翠虎眼睛微眯,韩非的英雄事迹他也听了不少,的确不是个善茬,智商高,但武力方面可就不行了。

“大将军,我现在也没有把握让韩非下台,但将军有办法。”翡翠虎将满脸肥肉堆在一起,笑道。

“哦?”姬无夜松开怀中美妾看向翡翠虎,有些好奇。

“将军可以让明珠夫人对韩非下手,她最喜欢这种翩翩公子了。”

姬无夜想了一会,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他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本将军可不想和那个女人有交集,要不老虎你去试试?”

翡翠虎笑容一僵,连连摇头,让他去和明珠夫人讲这些?恐怕又是得一番忙活了,这些年给明珠夫人找干净的少女可费了他不少功夫。

他可不想再费神给明珠夫人找这些东西了,他喜欢的钱!一闪一闪的金币!

“看来需要更好的时机了……”翡翠虎自言自语起来,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说道:

“将军我倒是有一计策,只要操作好,韩非下台指日可待。”

“说来听听,只要不是去找明珠夫人,其他本将军都可以考虑。”

翡翠虎思考一会,将自己思绪整理清楚后才缓缓开口:“将军,可还记得之前秦国蝗灾一事?”

“这是自然。”

“我觉得我们可以效仿一下。”

翡翠虎悠悠开口,这是一个一本万利的方法,就算不能让韩非下台也能捞上一笔,毕竟商人总是把利益放在首位。

姬无夜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哈哈哈哈,老虎你果然是我夜幕里的智多星。”

“为大将军出谋划策是我应该做的。”翡翠虎没有放过一个阿谀奉承的机会。

“老虎,将你的计划与本将军详细说说。”

两人经过一番商议,最后姬无夜大手一挥,将这个重任交给了翡翠虎全权操控,若是成功,以后的肉可以少分几块给他。

……

另一边安阳带着三人走到了森林边缘,停下了脚步,对黑寡妇说道:“找个机会杀了雪衣侯吧,记住别被发现了,多等几天。”

黑寡妇看了一眼玄翦,得到对方的同意后,点了点头,身影迅速离开了。

黑寡妇离开后,安阳看向无双鬼,对方依然很平静,应该说很木讷,安阳扭头对玄翦说道:

“玄翦,这个大块头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可以拿他练剑,别打腿部就没事。”

玄翦的实力除非全力一击才能勉强破开无双鬼的防御,普通攻击对无双鬼造不成任何伤害,说不定还能提高无双鬼的实力。

“明白先生。”

玄翦点点头,也看了看无双鬼,横练功夫本就是剑客最讨厌遇到的武功,现在有这么一个磨刀石在,以后说不定遇到了还能有办法解决。

“这段时间白亦非快回来了,你出去避避风头,不能呆在家里了。”

“明白先生。”

安阳整理着衣物回到了府邸,依然很清冷,焰灵姬和胡夫人的关系似乎好了不少,坐在一起看着胡夫人织衣物。

焰灵姬看的很认真,胡夫人也耐心的给焰灵姬讲解着,两人都没有察觉到安阳已经回来了。

安阳轻轻来到焰灵姬身后,一把抱住了柔软的腰肢,能很清楚的感受到焰灵姬身体一震。

挣脱的同时回头看去,发现是安阳才松了口气,起来转过身去,吐气若兰的说道:

“主人你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

“自然是想了,真是个妖精。”

安阳的手用力拍了拍焰灵姬的翘臀,比上次更弹了,他贴近焰灵姬耳朵,声音低沉的说道:

“今天我一定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那奴家等着主人~我倒想看看主人有多厉害~”焰灵姬丝毫不惧,还略带挑衅的说道。

两人将一旁的胡夫人视而不见,就这么在胡夫人面前秀起了恩爱,这可害苦了这个独守了十几年空房的女子。

胡夫人双手紧握,脸色有些异样的红,深呼吸几口,强行平复下自己心情后,才缓缓起身,向着安阳行礼:

“先生,我先回房间了。”

安阳似乎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个女人,松开焰灵姬,上前一步扶着对方的小臂说道:

“嫂嫂也在啊,抱歉抱歉,让嫂嫂看笑话了。”

“先生。”胡夫人看着安阳单纯的笑容,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就这么让对方扶着,向前走去。

安阳看见胡夫人没有反抗,嘴角微微一笑,哪怕是再矜持的人,在糖衣炮弹下也把持不住。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是朋友,五回六回牵牵手,七回八回搂一搂,至于九回十回,自然是床上走一走。

而现在安阳已经处于中间位置了,只要不心急,要不了多久就能更上一层楼了。

其实主要是胡夫人反抗不了,只能受着,毕竟现在安阳是是她唯一能倚靠的,刘意死了,她不见了,现在现身无异于是被怀疑的对象。

“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弄玉,我不可能是那种女人。”

胡夫人心中暗道,这是她一直用给自己找的借口,每次想到这些都会安定许多。

但众所周知借口用多了就会失效。

最新小说: 希腊带恶人 炼炁从修复面板开始 武道天通 异世界:我的人生开了挂! 武动乾坤之喷洒农药 我镇守女帝陵墓百年,她竟然活了 武炼巅峰杨开夏凝裳 至尊神皇张若尘池瑶 旧神之巅 遮天之灵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