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库全书 > 都市言情 > 刘宋汉阙 > 第222章 看破虚实

第222章 看破虚实(1 / 1)

穆观从轵县狼狈回逃的路上碰到了还在赶路的丘堆,见穆观去时还是红光满面,来时却是灰头土脸,丘堆没由来的惊慌起来。

“太尉,为何如此?”

穆观见到丘堆后才放下心来。

路上他几次回头看看宋军有没有追上来,这会见到丘堆后又是不放心的回头看看,这才掩面痛苦。

“我等中王仲德奸计了!”

当穆观和丘堆诉说战争经过时丘堆也是大骇。

“怎会如此!”

丘堆一时勒住马头,不知是该向前还是向后。

向后的话,那北魏的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没人会把正面击败刘裕当做答案,唯有采用奇计。

可向前……

此时丘堆有些埋怨似的看着穆观,但又不好发作。

要是穆观能坚持一会,等到后方的丘堆大军到来后一鼓作气说不定能反歼王仲德部。

可现在……

陆续已经有穆观的属下汇合到队伍中,用惊慌的语气描述前方战场的经过,搞得自家军队都一阵大乱。

眼下这士气已经低迷到极致,去和刚刚经历胜利滋润的王仲德部打一场,说不定反而会被对方抓住机会。

“真是……”

丘堆强行让自己振作起来,并安抚住穆观。

“穆太尉,我等先行撤退,等整顿兵马后再来和王仲德一战!”

“敌人只是用奸计迷惑我等,其真实兵力不过区区一万人,我等一鼓作气,自然可以歼灭敌军!”

说罢,不管穆观信不信,丘堆已经让人往后撤,并开始阻拦从后方跟来的穆观部骑兵,让他们不要再往自家军阵中散布恐惧。

穆观此时六神无主,自然是依了丘堆,失魂落魄的跟着丘堆回到长子。

相比穆观,丘堆此时更加郁闷。

自己的部下明明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被逃回来的穆观部下给影响到士气。

什么宋军各个能吞云吐雾,召唤天火。

什么宋军各个力大无穷,能推着小山高的战车日行千里。

最离谱的还说那王仲德是个三头六手的怪物,和佛教中的修罗神一样……

宋军要是真的那样还打个屁!

至于为什么会有如此夸张的传言丘堆也心知肚明。

多半是有北魏骑兵痛恨自己的胆小,抛弃了族人同袍的缘故。

可他们又不愿承认是自己的原因,就开始吹嘘敌人的强大,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这背后甚至还有穆观的影子,毕竟失败的重要原因还是穆观指挥不利,这里面未尝没有给自己脱罪的因素。

但看破又能怎么样?丘堆还能杀了穆观拿他祭旗?

丘堆是鲜卑贵族不假,但穆观不止是鲜卑贵族,还是当朝驸马。

在以血统论地位的游牧民族中,穆观的地位甚至比丘堆还要高。

这让丘堆有些无奈,只能是祈祷身在河东的拓跋嗣能多坚持一会……

————————————

“陛下!真的撑不住了!”

在河东的北魏将士几乎全部胆寒!

谁也没想到刘裕会如此疯狂!

连续几天,每天都是堪称惨烈的全面攻击。

刘裕似乎变成了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就是拿宋军士卒的生命在和北魏磨。

短短几天,北魏军中便战死四千人,受伤者过万!

宋军当然也不好过,在夜晚清点尸体的时候,拓跋嗣敢肯定宋军的伤亡比之北魏只多不少。

问题是……

刘裕的人比拓跋嗣要多啊!

而且还多好几倍!

再这么下去,拼死最后一个鲜卑族人也不见得能取得胜利。

“刘裕啊刘裕!”

拓跋嗣都被刘裕的疯狂给吓住。

这种不要命的进攻好像宋军才是被侵犯的那个,一个个悍不畏死,让北魏骑兵都有种莫名的憋屈。

明明我才是被迫拿起武器反抗的那一个!

现在这么搞得对面的意志比我还坚定?

这种困惑的情绪拓跋嗣也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他不能说。

说了,北魏政权的正统性就彻底没了。

刘宋的正统性依次是前汉、后汉、曹魏、西晋、东晋、刘宋。

这也是为什么刘裕没有将国号恢复成“汉”的缘故。

如果刘裕恢复“汉”国号,那就是直接从东汉手中接过接力棒,不承认曹魏与两晋的正统性。

而不承认这两朝的正统性,就意味着不承认世家政权的存在。

那时候世家绝对会和刘宋鱼死网破,整个世家阶层都会和刘宋政权对着干,这是原则问题。

北方游牧民族同样有自己的“正统性。”

一开始匈奴刘渊称帝的时候国号就是“汉”,还表明了自己是继承蜀汉后主刘禅的正统权力,为自己反晋反世家拉出大旗。

刘渊死后分裂的前赵后赵自然是承接刘渊的正统性。

再后来的冉魏、前燕都是承接了后赵的地位。

前秦苻坚则是继承了前赵的正统性。

现在的北魏又是接棒前秦。

不要问一个鲜卑政权怎么能接棒身为氐族人的苻坚,反正人家就是这么说的!

毕竟刘渊一个匈奴人都敢接汉室的班,鲜卑接替氐族的班有问题吗?没有问题!

但说是这么说……

高层都知道北方政权的正统性是瞎扯……

真正的正统一直在晋室手中,现在到了刘裕那。

这种“正统性”在儒家文化中带来的可是堪比“信仰”层次的力量。

所以宋军这么猛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反而是号称继承了前秦的北魏,他们自己的族人都一脸懵逼。

什么?

我和苻坚有关系?

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苻坚是谁?我认识吗?

……

这种内心自信的优势北魏士卒是建立不起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逐渐开始畏惧起宋军的缘故。

此时的拓跋嗣已经对正面击溃,乃至拖住刘裕再不抱任何希望。

他只是希望穆观和丘堆千万不要给他掉链子,如此,北魏不是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拓跋嗣不知道的是,不光是穆观已经掉了链子,就连他对面的刘裕也看透了北魏的虚实。

“和朕预料的不错,北魏果然是分兵去了上党郡。王仲德将军已经察觉了北魏的意图。”

既然如此的话……

岂不是说拓跋嗣现在是真的虚,而不是有埋伏在等着自己?

想到这,刘裕翘起嘴角。

面对朕还敢分兵……

拓跋嗣,你一直这么勇敢的吗?

最新小说: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都市之神帝驾到 风流村事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天降四个姐姐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盖世医神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